小舍得正式收官也标志着柠萌影业小系列教育题材剧暂时告一段落

腾讯新闻《Star营业中》 作者:三禾 责编:夭夭、斯强、凯豆

5月3日晚,《小舍得》正式收官,也标志着柠萌影业“小”系列教育题材剧暂时告一段落。

从《小别离》《小欢喜》到《小舍得》,该系列每一部都戳中社会痛点、引发热烈的讨论;从“中考”到“高考”再到“小升初”的主题变迁,更是精准踩中社会“教育竞争抢跑”越来越严重的脚步。

对此,柠萌影业创始合伙人、执行副总裁,“小”系列总制片人徐晓鸥告诉《Star营业中》,对于创作者、尤其是现实主义题材的创作者来说,“讲好故事的同时,还是要了解基本的社会情绪和社会发展的规律、逻辑,最起码的要求是你大概能判断两年之后这题材还是有人看。”但三部剧的播出完美契合社会发展的脚步,“仍然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

柠萌影业创始合伙人、执行副总裁,“小”系列总制片人徐晓鸥

除了教育主题的“小”系列,柠萌影业打造的女性主题的《三十而已》也是去年最热门的剧集之一。对于“如何打造爆款”,徐晓鸥表示:“还是要回到创作初心:你是奔着热搜功利来的,还是真的好好在写故事、在表达,你不用讲,观众完全get得到。当他信任你时,他就愿意跟你讨论这些,愿意跟人物共情。”

为了贴近真实的一线城市家庭现状,《小舍得》剧组详细地算过剧中家庭的收入和支出,“他们买得起什么样的衣服、包。”

与此同时,徐晓鸥却把全剧的高光时刻放在“寒门子弟”米桃的身上,因为这个角色“体现了教育公平的基本原则”。

对于围绕全剧的矛盾:快乐和成绩到底要哪个?徐晓鸥笑了:小孩子才做选择,大人两个都要。“只是这里面的分寸感在哪儿、尺度在哪儿、特殊环境在哪儿,在一个具体的点上会怎么做,这是需要拷问的。”

她没想到的是,观众比创作者们预期的还要焦虑:“可能观众代入自己生活的时候,焦虑感会叠加,那个叠加的值跟我们原来预期的值不太一样。”而现实题材创作者们的希望,就是自己的作品能给现实中的大家“提供一些解决问题的逻辑和思路”。

《小舍得》比前两部更深、更广,宋佳、蒋欣、张国立都是唯一人选

Star营业中:《小舍得》和《小别离》《小欢喜》在创作上有什么不一样吗?

徐晓鸥:区别蛮大的,显性的来说,主创换了,导演、演员都换了。隐性一点来说,风格换了,前两部喜剧元素多一点,这一部更偏正剧,但是温暖的定调是没有变的。

再一个因为《小舍得》是我们教育系列暂时的收官,表达上其实有点不太一样,上两部更多聚焦家庭教育,《小舍得》的深度和广度完全不一样,牵扯到学校教育、校外培训、家校之间的联动,包括教师的教育观的碰撞……涉及到了教育的更多侧面。

再加上它是放在一个家庭关系里面,亲情和伦理方面的讨论以及人物情感也相对复杂一些,所以大家会觉得里面的主题更多元了。

令人窒息的“家宴”

Star营业中:主创全部换人是出于什么考虑?

徐晓鸥:这次孩子的年龄比较小,是小升初阶段,所以父母亲的扮演者的年龄感要下来些。

Star营业中:两个女主角宋佳和蒋欣没有家庭也没有孩子,两个男主角佟大为和李佳航反而已经是爸爸了,这是一个刻意的选择吗?

徐晓鸥:我们是先定女演员的,因为两个妈妈的戏份比较重。这两位女演员都是我们的第一人选,也几乎是唯一人选。我们觉得田雨岚只有蒋欣能演,太适合她了,看到剧本的时候,眼前就是蒋欣。

Star营业中:想到华妃的样子吗?

徐晓鸥:也不是。蒋欣是一个极其有爆发力的女演员,她能演出那种既狠又很温柔、很深情的感觉。

小宋我们也觉得这个角色非常适合她,内敛、温和又有力量的一个母亲,她自己也非常认同。

因为这两个女演员都没有孩子,所以我们说男演员一定要有家庭、有孩子,形成一个互补,后来定了大为和佳航。

Star营业中:南叔这个角色在网络上讨论度也比较高。

徐晓鸥:是的,因为他比较复杂,这部戏里他是整个氛围的营造者,因为他,这个家才变成了现在这种相对特殊的样子。

《小舍得》创作的一个抓手和出发点就是家长的攀比,“比较”是人最大的课题,我们从小都是被比大的,身边人的成功对你刺激会很大。原来小说里面是闺密,闺密之间要形成比较心理,需要营造更多的前史,比如她们谈过同一个男朋友之类。事实上从我们的经验来讲,家庭中更容易形成这种攀比。所以我们营造了这样的一个家庭结构,为什么南俪会是南俪、田雨岚会是田雨岚,南建龙是她们的根源之一。

张国立老师也是我们的唯一选择,我们当时就跟他说,这个人物需要您来诠释,那种既自私又包容,又付出又算计的人物面貌,需要演员的超强演技。这个角色的底色有丑陋的部分,事实上剧播出后观众对他的感情也很复杂,又恨又爱,这是因为国立老师以他完美的演技给出了这个人物的来处和归处。

想鼓励爸爸们承担更多教育责任,详细算过剧中家庭买得起什么包

Star营业中:“小”系列三部中,几乎每个家庭里母亲都是主导孩子教育方式的这个人,焦虑情绪也都在她这边,父亲都是配合者或者补充者的身份,这是不是在前期调研中观察到的一种社会现象?

徐晓鸥:这都不用调研,这完全是生活常态吧?(笑)我觉得现实生活中,80%的教育责任都是母亲的,孩子去上培训班,爸爸陪的很少,基本都是妈妈。当然,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父亲意识到这一点,我们这次放了一个主导教育的爸爸就是夏君山,也是想鼓励爸爸们在教育中承担更多的责任。

Star营业中:之前您说不希望用经济因素干扰纯粹的教育表达,所以两个主要家庭经济条件都很好,但是加入了一个米桃的家庭来平衡。您觉得这个时代,像米桃这样的寒门子弟,是否还有可能通过读书实现人生跃升?

徐晓鸥:这也是我们在《小舍得》里想表达的价值观点。南俪和田雨岚代表一线城市大部分家庭的情况,我们非常详细地算过他们的家庭收入和支出,他们买得起什么样的衣服、包。田雨岚会出现一两件大牌,因为她是一个战斗性人格,她是有战袍的,但是她不会有大面积的大牌。南俪虽然穿的也挺好,但一线的品牌几乎没有,偶尔有个包。

剧中宋佳的穿搭成为时尚模板

对我自己来说,整个剧里最最喜欢的高光时刻在米桃身上。不管是政府政策引导,还是从我们做教育题材的初心来说,教育公平是一个基本原则,这在米桃身上是有体现的。作为外来务工人员的子女,得益于一线城市这些年的教育政策,她有机会进公办小学上学,成绩很好,并没有受到什么歧视,学校对她很关爱。她的家庭也没有任何矛盾,没有重男轻女,家长拼了命要给孩子最好的教育……

但是她受到很多挑战,包括补习班的问题、见识的问题、亲子关系的问题,她怎么来克服?对一个这样的孩子,人们总是说你已经得到了这么多的社会福利,你应该感谢、容忍,真的吗?剧中受到不公平待遇的米桃很勇敢,她做出反抗,并且老师告诉她,优秀不是你的错,不应该因此受到欺负。很多观众都很感动,这是教育应该给予孩子的力量。

“快乐和成绩都要”才是标准答案,观众比我们预期的更焦虑

Star营业中:关于要不要“卷”、要快乐还是要成绩,主创团队之间有观念冲突吗?

徐晓鸥:我觉得没有。基本的道理大家都懂,你说要快乐还是要成绩?当然是快乐和成绩都要了,这是有标准答案的(笑)。只是这里面的分寸感在哪儿、尺度在哪儿、特殊环境在哪儿,在一个具体的点上会怎么做,这是需要拷问的。

Star营业中:作为创作者,是单纯展现现实问题、让观众去思考,还是希望能提供一些答案?

徐晓鸥:上半段一定是让大家先看到这些问题,然后再给大家提供一些解决方案。南俪和夏君山家庭,学渣怎么和成绩和解?田雨岚怎么和解?没有一个家长会放任自己的孩子成为学渣。高三可能就认了,因为孩子已经成年了。小升初为什么矛盾那么激烈?因为孩子还没有成型,父母觉得我还可以努力。所以你怎么跟现实去和解?你该认还是不该认?剧像一面镜子,让家长们看到自己的一些样貌,剧也会提供一些解决问题的逻辑,也许可以沿着这些思路一起来思考一下。

Star营业中:《小舍得》播到现在,有没有看到一些跟预期不太一样的观众反馈?

徐晓鸥:还是会有。比如说,大家在焦虑这个层面的判断是有所差异的。结束的时候我们也会观察和复盘。

Star营业中:从教育主题到女性话题,您认为现实题材作品创作的关键是什么?

徐晓鸥:在于“真”,你真的要有话讲、真的想跟观众沟通。这就是创作初心的问题:你是奔着热搜功利来的,还是真的好好在写故事、在表达,你不用讲,观众完全get得到。一旦他信任你,他就愿意跟你讨论这些,愿意与人物共情。

版权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您的支持与理解。

标签: 小舍得

Copyright @ 2015 -2021 唯象情感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联系方式: .   

有新消息:

情感问题

免费分析

客服

情感导师

听课程

立即预约

立即咨询

会员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