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花、和力、新丽均无缘IPO,为何柠萌仍要高歌上市?

2018-04-09 10:53 | 来源 首席娱乐官 | 作者 达伦糕 | 责编:胡谢


近期接连爆出几家老牌影视公司上市被否决或者自行另寻出路的消息,让人感到了一阵“倒春寒”的凉意。

 

4月3日晚间,开心麻花在全国股转系统发布公告称,“因拟进行股权结构调整,经公司认真研究和审慎决定,拟终止在创业板的IPO并撤回相关申请文件”。这意味着,开心麻花耗时九个月时间的IPO之旅,将暂时画上句号。


无巧不成书,就在同一天,和力辰光发布董事会决议公告,公司拟调整上市计划,终止IPO。


另一方面,一个月前的3月,腾讯宣布接受光线传媒持有的新丽传媒部分股权,那么新丽一直以来都在准备的IPO也随之告吹。


一个月内三家准备上市的热门公司接连告吹?行业解读为IPO收紧后,影视公司纷纷被监管部门拒之门外。


这样的说法也许颇有道理,但是另一方面,这样的上市寒流似乎无法阻挡另一家企业的IPO雄心。4月4日,据证券日报报道,影视制作公司柠萌影业可能会在今年启动上市计划,其中包括IPO方向和具体的外部合作商等。


柠萌3月才完成了新的一轮融资,投后估值据称达到了75亿: 刚融完C轮,而且就在其他三个老牌企业都已经告别IPO的同时却对外宣称今年就要开始上市,这背后的逻辑令人深思:


寒冬究竟是谁的寒冬,为什么偏偏有人可以无惧寒冬?



上不了市的原因千千万

开心麻花的突然落马最是令人诧异


据媒体报道,开心麻花IPO的终止或许并非其主动提出,更多可能来自监管层的压力。根据内部人士消息称,开心麻花终止IPO的原因主要是来自证监会的“劝退”,但从其披露的业绩数据来看,具体“劝退原因”也许和净利润无关,更多可能是类似于“内部控制”这些规范性问题。


内部控制怎么解释呢?其实说白了就是股东层面控股结构让“监管部门有所不满”。


目前开心麻花的股东结构中,除持股43.5%的第一大股东张晨外,还包括在2016年6月-12月,通过全国股转系统突击入股的6家机构。这些机构背后,既有从公募基金转型来的创投大佬林利军及其上海檀英投资合伙企业,也有深耕影视文娱行业多年的微影资本投委会主席唐肖明及其北京凤凰富聚投资管理中心。


有消息称开心麻花有两手准备,如果内地上市无望,还有可能去往香港上市,并且在上市前还有可能引入一家BAT级别的股东来增强“内部控制”。


其实麻花无法上市实在令人诧异,毕竟开心麻花出品的电影中,既有票房爆款也有口碑佳作,包括《羞羞的铁拳》《驴得水》以及《夏洛特烦恼》等都是至今历历在目,同时在固有的话剧行业中营收也比较稳定,按道理是不应该遭遇这样的“寒冬”的。开心麻花早在2003年就成立了,一路走来着实不容易。


另一方面,老牌的和力辰光也宣告IPO中止。2016年6月23日,和力辰光向证监会申报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申请文件,拟申请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历时将近两年的IPO排队之路,于这个月嘎然而止。


与开心麻花迥然不同,和力辰光这两年的业绩其实并不太理想,2017和力辰光还对2014年、2015年以及2016年的年报进行了修正,净利润出现不同程度的缩水。其中更正后2016年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缩水3711.49万元,2015年缩水3361.11万元,2014年缩水438.2万元。


和力辰光由李力创办并控股,公司的股东名册上,有多位机构投资者,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股东无疑是郭敬明。郭敬明持有和力辰光999.9万股,占比4.05%,为第六大股东。


和力辰光的成败都在郭敬明一人身上,《小时代》系列的成功让和力辰光一度崛起,决意冲击上市,但是《爵迹》的失败让和力面对失败,一蹶不振,再加上2017年《青云志2》的倒灶,和力的业绩实在无法支撑起一个上市公司的架子。


如果说和力是“实力不济功亏一篑”,开心麻花是“关系不硬自认倒霉”,那么新丽传媒就是“越挫越勇曲线救国”了。


对于企业来说,上市的唯一诉求就是融资,套现。新丽传媒共计有27位股东,其中不乏像腾讯、万达影视这样的行业大佬。但从过往看,新丽传媒的IPO征途一直曲折。


2012年新丽传媒就曾进入过IPO初审,之后于2014年1月终止了申请。2015年11月再次申请IPO,后再次终止。2017年6月30日,新丽传媒第三次向证监会提交了招股说明书。


两次被拒,第三次继续“上诉”要求上市,这样的例子在整个中国股市中也不多见。


就在证监会迟迟无法批准新丽的同时,光线和新丽选择不再等待,决意“自力更生,曲线救国”。27%的股份由光线名下转给了腾讯,价格达到33亿人民币,新丽因此收获了22亿人民币的投资收益。


腰包总算鼓了起来。其实真能上市的话初步融资能到位的也就差不多二三十亿,这样的一次“腾讯融资”也能彻底激活新丽的财务;当然,原本的第二大股东瞬间由光线变成了腾讯,新丽的IPO之路恐怕是要终止了。


纵观上述三家企业,在上市之路上都是崎岖坎坷,业绩好的被要求调整管理结构,业绩下降的愣是不忍直视直接pass,自认为业绩还不错的几次三番也是不被批准,各种问题被暴露后只能另寻他途旁敲侧击地融资。


上市对于中国的影视企业来说,真不是容易的事。随着爱奇艺,B站在美国上市,以及阅文集团在香港上市的空前成功,越来越多的中国娱乐企业意识到在A股上市几乎没有可能。2017年一整年只有横店影视,金逸影视,和中广天择三家影视公司上市成功,2018年的前景恐怕更不会乐观。


就在这个时候,刚完成C轮融资的柠萌影业却跳了出来,大力宣称将于今年启动上市,让人不免惊讶:老牌的公司纷纷折戟沉沙,凭什么柠萌还是坚持上市,而且今年就能启动呢?


吆喝不嫌贵

上市的美好可以让人激动万分


柠萌影业宣布今年要启动上市,最开心的可谓就是刚投资C轮的投资人和机构。

 

影视公司对资金的需求强烈是一回事,毕竟拍下一部影片和电视剧都需要花钱,没有上市融资的收入,很多片单和剧单都没办法落实。


但是另一方面,上市背后更大的诱因在于企业身后有大量投资机构也急需退出的渠道:这么多年投了那么多钱在一家企业身上,最好的盈利渠道就是企业上市,卖了股份套现。


现在您应该明白为何新丽要三次申请上市,不成之后选择找新的投资方腾讯来“接盘”了吧?没错,“接盘”二字就是上市的精髓所在,不是腾讯来接盘,就是A股的股民来接盘。


对于柠萌来说,寻找新的接盘人的动力看来是越来越强,资本市场运作的动作也越来越频繁而且高效。这恐怕是开心麻花和和力辰光乃至新丽传媒都无法比拟的。开心麻花一年平均出一部爆款的大电影,话剧演出经常一票难求;和力辰光毕竟在郭敬明还未走下坡路之前抱着他和乐视一起《小时代》了数回;新丽传媒更不用提,无论是电影,还是电视剧的制作,拥有大量卖座精品:这样一路走来,面对融资最高境界的IPO轮, 结果竟然是全部轰然倒下。


那柠萌影业有什么独特之处能够超越他们?资料显示,柠萌影业成立于2014年7月,主要创始人以及众多高层均来自于上海文广SMG的背景。刚刚成立半年,2015年初柠萌就拿了腾讯超过1亿元A轮,之后一年不到,2016年3月又拿了一轮5亿的B轮,弘毅投资领投,腾讯和芒果基金跟进。


到了今年3月,柠萌影业再次对外公布完成C轮融资,老东家弘毅和腾讯又再次加码,汉富,五牛,千毅等资本也大举押上,一时之间柠萌成了估值75亿的“行业先锋”。


曾几何时,多年以前的开心麻花,和力辰光也是“行业先锋”,而且与柠萌根本不同的是,都有拿得出手的赚钱“杀器”,无论是《夏洛特烦恼》或者是《小时代》等等。柠萌有些不一样,自成立以来,到目前为止该公司参与投资、出品的电视剧一共只有五部:2016年的《寂寞空庭春欲晚》《好先生》《小别离》,2017年播出的《择天记》,以及今年刚上线《南方有乔木》。


大约是一年一部电视剧的水平,这在中国电视剧行业绝对算不上高产。而且这四部剧的口碑都不给力,《寂寞》在豆瓣上只有4.4的评分,《择天记》只有4.1的评分,可谓是低到不能再低,虽然两部剧的收视率和点击量都“看起来很美好”。另外两部剧《好先生》和《小别离》也是只有6.7和7.7分,吐槽的观众比之前两部稍微好了那么一些。


原本以为今年新出品的《南方有乔木》可以为柠萌打一个翻身仗的,没想到上线两周以来,豆瓣评分已经一路从7分左右来到了现在5.1分,又是一个“不及格”的口碑。


电视剧不讨喜,另一方面也没有投资出品过任何重磅电影作品,但是似乎这并不妨碍柠萌要上市的决心。笔者归纳背后的原因大致为以下三点:


1、 资本运作顺风顺水


柠萌影业从2015年3月融资至今已经三轮,大佬腾讯几乎每一轮都撑腰力挺,其他著名的机构例如弘毅,芒果等都是步步紧跟,这样的资本运作不可谓不顺。


比之新丽,三次上市未果之后,大股东光线方才觉悟邀请来有钱的“鹅厂“,这才忽然获得了22亿的投资收益,开心麻花也被传要找BAT级别的机构来撑腰谋求上市。这样的条件对于柠萌似乎是与生俱来。


2、 投资机构要求变现


柠萌影业已经被喻为电视行业的“独角兽“,那么对于绝大多数的中国TMT独角兽来说,能够上市是最大的诉求。上市不仅可以继续面对海量公众融资,而且对于过去几轮投资的资方来说,是变现获利的终极途径。


腾讯和弘毅两家机构每一轮都参与,显然是对于柠萌有较大的期许,虽然从娱乐观察人士的角度我们很难说清为何他们如此痴迷于柠萌这家剧集口碑和质量远未达到精品的公司,但是就像开心麻花的例子告诉我们的:好的作品也不意味着可以上市。紧凑而扎实的资本运作或许才是敲开A股市场的关键。

 

3、 吆喝不费钱,吸引往来人


这第三点或许才是柠萌宣布2018年就要启动上市的关键,并且也是柠萌逆风而行,顶着三家企业上市中断,IPO出现寒流继续宣称上市的原因。


对于柠萌来说,在现在中国电视剧拍摄成本的大环境下,5亿的资金或许拍2-3部剧集基本就所剩无几了,剩下的钱最多就是投资一些产业链公司来布局生态(柠萌也确实投了哇唧唧哇、五元文化和豆瓣阅读等来挖掘IP);届时要么继续融资,要么干脆直接上市。


与新丽,和力辰光,甚至开心麻花最大的不同是,柠萌的财务情况细节至今并不为人所知。据高管对外宣称柠萌自2015年开始就已经盈利,但是究竟盈利多少并不清楚。和力辰光为了上市把14-16三年的账目都摊了出来,甚至不惜修正利润,把“有水分“的数字下调来避免监管的麻烦,开心麻花的财务也是非常透明,《驴得水》票房并不给力之后导致麻花财报受损的情况在媒体也是可见细节,三次提交申请的新丽就更不用提了。


柠萌的实际财务表现至今还是成谜,净利润究竟多少以及相关的营收,成本,毛利等数据至今一无所知:从根本上来说柠萌的上市现阶段应该还是在“口头“阶段,在没有真正选中券商和提交申请书之前,一切都还是云里雾里。


当然,这样的“吆喝“并不是坏事,一来ABC三轮进入的投资人可以对未来充满期望,可以期许将来上市后套现的一天;二来就算最差今年不申请上市,也难保不在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年初可以顺利再来一轮D轮的融资,毕竟未来的“上市愿景”已经画了出来,毕竟企鹅爸爸已经投资了三轮,就算一时不上市,单单柠萌的上市口号就足以吸引更多的投资机构一同来担负可能的新一轮D轮融资。


千变万化,不离其中。上市是为了融资,B轮C轮D轮也是融资,而且也有可能让老股套现。


重要的不是能不能够上市,而是有没有这个“决心”上市。在没有太多底细公布之前,柠萌上市的决心似乎已经昭然若揭。

 

虽然出品的剧集内容还不过硬,但是优秀如开心麻花和新丽尚且无法上市,那么看来能不能最终上市真的还要依靠“运作”能力。


股东层面的运作,资本层面的运作,缺一不可。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