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美国成功IPO,市值32亿美元!A站却被投资人抛弃了!

2018-03-29 10:39 | 来源 投资界 | 作者 投资界原创 | 责编:胡谢


       这是青年亚文化的胜利,也是国内7180万B站二次元粉丝对主流文化的反击!

  投资界(pedaily2012)3月28日晚间消息,Generation Z们心心念念的哔哩哔哩(下文简称B站)在美国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B站在纳斯达克的交易代码为“BILI”,每股发行价为11.50美元,共计发行4200万股ADS,融资额达4.83亿美元,市值32亿美金。

  B站此次美国上市的承销商为摩根史丹利、美银美林和摩根大通。当前,B站已授予承销商超额配股权,允许承销商自最终招股说明书的日期起30天内可以购买不超过630万股ADS作为超额配售。

  “Generation Z”是B站在招股书中所用的词汇,指的是中国的90~00后一代,B站用户中有81.7%出生于1990-2009年之间。作为一家代表中国年轻世代的社区,除管理团队,B站还让八位年轻人一同站出来敲响开市钟。

  这大概是国内的第一批网生代,他们伴随着互联网的兴盛而成长,与二次元、动漫形成强关联,并藉由互联网社群聚合,形成一个时代的青年亚文化符号。

  这厢B站敲钟在即,那厢A站的本轮融资再起风波。今日有消息爆料,云锋基金及其背后的阿里巴巴目前已经放弃控股A站。今日头条有意接盘并考虑对A站进行控股。

  无照经营、欠薪传闻、融资失利……再次痛失阿里巴巴这条大腿之后,今日头条是否能够成为A站的救世主?恐怕“猴山”的猴子们,待在他们的花果山,也在苦苦企盼。

  A站与B站,都是国内二次元的主阵地,而今相去甚远,差别又在何处?

  始于备胎,青出于蓝

  3月17日,B站向SEC提交了招股说明书1号修正文件,这份文件显示,B站2017年第四季度的月度活跃用户为7180万,是2016年第一季度的2.5倍。而在2015年入股B站之前,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董事长黎瑞刚直言,满屏的弹幕让他有种被侵犯的不适感。


500万人在B站围观B站上市

  2009年B站诞生之时,不过只是A站的备胎。创始人徐逸曾是A站的老会员(代号:⑨bishi)。2009年7月,A站因为机器故障连续一个月无法访问,徐逸看不下去了,刚从北邮毕业的他花了三天时间搭建了名为MikuFans的站点给ACer解馋,并自称是AcFun的后花园,言下之意就是A站服务器出问题时,你们可以来这里看视频。随后改名为Bilibili。

  尽管晚于A站两年成立,但B站开始在产品和研发上的投入越来越大,又因为自己起步晚,没有运营上的历史包袱,一旦猴山(ACer对A站的称呼)运营稍有不慎,徐逸便趁机从中捞得一笔头部up主回B站,久而久之,B站这一后花园与正厢房的地位越来越接近。

  B站引进强将,A站几经易手

  2010年是A站与B站的分手的开端。

  这一年年初,A站创始人xilin贸然以400万的价格,把A站卖了出去,实现了在长沙买房买车的梦想。

  这一年,徐逸遇上了现任Bilibili董事长兼CEO陈睿。彼时,后者是猎豹移动的联合创始人,和搜狗CEO王小川是成都七中的同班同学。家境殷实的他是国内第一批接触二次元的网民。尽管看到B站时,他的第一反应是“这是最不像能做成一个公司的东西”,不管是出于二次元爱好者的惺惺相惜还是对徐逸个人的好感,陈睿还是作为天使投资了Bilibili,并一直担任业务顾问。

  2014年,猎豹移动成功IPO后,陈睿索性正式加入bilibili,成为合伙人担任bilibili董事长。 自此,陈睿带领Bilibili,一步步走向正轨,开启了囊括四海、并吞八荒之路。

  2013年~2015年间,B站先后引进IDG资本、启明创投、掌趣科技、君联资本、腾讯、华人文化等资本的融资。并围绕自身业务线,投资了游戏、动漫、媒体等近30家公司。当前的B站,已经形成了囊括视频、直播和游戏多种业务的在线视频网站。根据招股书显示,B站2017年83.4%的收益来自手游,其中71.8%和12.7%的收益来自两款热门游戏《Fate/grand Order》和《碧蓝航线》。


  而孕育B站的A站也曾是资本市场的宠儿。当前,A站一共完成了4轮共计约10亿元融资,但是这四轮融资集中在2015年8月~2016年11月之间,从时期上来看,已经比B站晚了一步。


  与B站稳健的团队相比,A站几乎每次融资都伴随着人事的巨大震动。一位A站前高管曾说过,“每次换管理层,大家会对外说,这是新的开始,但最后,大家都成了开始本身。”

  在xilin将A站转手之后,最先接手的是时任边锋网络武汉分公司的总经理陈少杰。陈少杰时代的A站,干了一件挺亮眼的事情——开辟了ACFUN生放送直播栏目,也就是斗鱼TV的前身。但这一时期的A站,被后来的A站粉丝们形容是在“为他人做嫁衣”:前期靠A站导流的斗鱼TV发展起来后从A站剥离出来,陈少杰也从A站抽身。

  2014年年初,陈少杰将其转手卖给手游公司晶合思动的创始人杨鑫淼,专心运营斗鱼;

  2014年4月,奥飞入股A站。12月,奥飞空降一批高管,A站原来的高管几乎被全部解职或调任;

  2016年1月,A站获得软银中国A+轮6000万投资。这次,孙旻由CEO升级成为总裁,并任命莫然担任CEO。莫然之后又邀请来半次元的CEO王伟担任管理产品技术主管,原先的领导层和中层再一次遭到清洗。

  2016年7月,莫然因个人原因辞去全部职务,由奥飞娱乐首席战略官李斌接任董事长,原A站总编辑刘炎焱接任CEO职务。

  几经易主,曾经的二次元鼻祖风雨飘摇,用户体验长期懒于升级、商业化无力,对内容创造者与up主缺乏激励……连融四轮之后,却再难获得资本垂青。

  B站奔赴美帝,A站空喊500年

  2018年1月31日,有A站员工在社交网站上表示,A站已拖欠员工工资近3个月,社保也需由员工自己缴纳,部分老员工已经离职,A站对此并未做出解释。A站药丸的言论开始滋生,然而这只是噩梦的开始。

  紧接着就有媒体爆出,A站融资不畅。更令ACer悲痛的消息是,A站的服务器由阿里云提供,但在1月31日晚上12点就到期,如若A站没有按时续费,A站的服务器将被关停。

  生死关头,A站高管和资方经历了几次谈判,其中现状一度有了转机,但最终没能阻挡A站被关停的命运。

  2月2日上午,A站的官微发文:“我想再活五百年!”,一时间,倒闭的传言愈生愈烈。

  尽管11天之后,A站成功续命,并在官方微博上“豪掷”500元现金红包。但此时的A站只能眼看B站大步流星的往纳斯达克奔去,空悲叹!

  不过半个月的时间,B站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公开提交了上市申请,3月17日,由向SEC提交招股说明书1号修正文件,正式踏上纳斯达克之旅。

  招股书显示,目前B站月活跃用户达到7640万人,日均使用时长达到76.3分钟。约81.7%的用户是“Z世代”,即中国出生在1990年至2009年之间的一代人。截至2017年12月31日,B站持有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总额为人民币7.63亿元,短期投资总额为人民币4.88亿元。

  本是同根生,同源不同命!A站亲手培养的徐逸,已彻底一骑绝尘弃之而去!

  A站运营十年无牌照,B站早已未雨绸缪

  A站还在苟延残喘,有人诊断病因:穷的!

  真的只是因为穷吗?2010年,卖掉A站后,xilin在Acfun贴吧以创始人身份写道:“Acfun一直以来的存在模式,是不合理的,ACFUN需要其他的网站提供生存空间,说的明白点,Acfun通过盗用其他网站的资源,一直偷偷摸摸、苟延残喘的活到今天。”

  其实,A站与B站刚开始不过是ACG爱好者搬运、上传视频进行共享的弹幕网站。这些来自于新浪博客、优酷、土豆、酷6等平台的视频,都是通过非正规的盗链方式来获取的。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2014年,A站B站均因版权问题遭遇了诉讼。巧的是,A站的诉讼方优酷土豆因入股A站而终止了诉讼。B站却趁机开始亡羊补牢。不间断从日本购入动画版权、投资具有版权优势的公司以填补版权空缺;联合版权公司出品二次元作品,上溯到产业链上游;今年年初,又宣布购买了英雄联盟2018年LPL职业联赛、全球总决赛、洲际赛三大赛事,触角伸向了国际游戏赛事之上……

  而A站,依然守着自己的情怀,宁肯关闭也不向用户收费,只能苦苦等待金主爸爸的输血。

  变现不得,又被突如其来的监管再次扒了底裤。

  2017年6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通知,责成属地管理部门,采取有效措施关停了AcFun、新浪微博、凤凰网的视听节目服务。

  此时,大家才发现,经营了十年的A站,居然没有视听证!于是,大量视频下架,用户大量流失……而此时的B站已早早收购一家具有视听证的公司,解决了牌照问题。

  也就是在这段时间,B站的月均DAU在不断上涨,A站的月均DAU却在缩水。A站在2017年1月份的峰值是1200万,当时月平均DAU也有800万。截止2017年12月份,A站移动端活跃用户数量仅剩170万,而同期B站的活跃用户数量高达4769万,二者之间的差距有28倍之多。

  结语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今晚,B站上市的钟声将在纳斯达克飘扬,连同铺垫盖地的新闻,引发B站常驻居民的狂欢。

  其实,不管是A站还是B站,不过只是二次元“小众情怀”的象牙塔。区别在于,是否对内具备有条不紊的管理方式,对外自如应对监管与版权的冲击,并能与主流商业实现融合。

  本是同根生,相去万余里。失去阿里的猴山还能再起么?尚未可知。但是B站已经越来越有成为YouTube的潜力,刚刚,500万B站观众的围观下,B站敲响了纳斯达克的钟声,空留ACer们一声喟叹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