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未来10年中国传媒业监管政策的10大预感

2018-03-27 14:04 | 来源 未来编年史 | 作者 刘庆振 | 责编:胡谢


2018年的春天,是决定中国未来20年向何处去的一个春天。伴随着两会的结束,很多领域的未来发展方向逐渐清晰。同时,部委之间职能的调整也在近几天紧锣密鼓地开始行动了。


本文将重点探讨中国传媒业未来一段时间的发展方向问题,但是关于未来的讨论总有很多不确定性,因此,这里没敢用“预判”和“预言”这样的词汇,文章观点也仅代表作者个人的“预感”,请大家根据自身的经验做出理性参考。

 

-1-

“党管媒体”的基本原则将进一步强化

 

“党管媒体”一直是我国传媒业一个非常鲜明的特色,尽管这一原则在特定历史阶段表现得会有强弱,但始终没有动摇。


很多人会认为党管的只是事业单位属性的传统媒体,但是更需要关注的一个问题是,党也要管新媒体,而且要管好新媒体。无论事业单位还是企业单位,无论国有属性还是民营属性。

 

-2-

BATJ们在媒体领域的态度必须旗帜鲜明

 

BATJ们总是刻意回避自身的媒体属性,而是以互联网企业自居,不管是做搜索,还是做电商,不管是做社交,还是做分发,都自称是在做技术,但是仔细分析,哪个不是靠做内容黏着的用户。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台长慎海雄这几天先后会见了马化腾、马云和李彦宏,相信不只是喝喝茶聊聊天那么简单。

 

-3-

媒体始终要服务于深化改革的整体大局

 

对于监管层而言,媒体是不是产业这个问题不是第一位的,重要的是,它是一个工具,一个必须管好用好的工具。


在这个层面上考虑的话,无论是电视剧、电影、游戏、广告还是其它媒体内容,它与新闻联播作为一个宣传工具的定位是没有本质区别的。因此,当前这个阶段,媒体的最主要功能就是服务改革,推动改革。

 

-4-

内容领域要刮起一股“整风运动”了

 

泛娱乐化是媒体内容近几年的主要倾向,然而这也导致整个媒体领域拜金、浮夸、焦躁、肤浅等风气盛行,严肃的社会现实问题得不到关注,明星、八卦、猎奇、炫富、暴力等内容却长期占据大众的注意力,造成了非常负面的社会影响,甚至严重误导了青年一代的价值取向。


在这一轮的整风风暴中,媒体本身的三观问题将会受到非常高的重视。

 

-5-

自媒体生态迎来巨大挑战和无限机遇

 

广电总局发布的紧急文件要求不得对影视作品再次剪辑创作,这只是一个开始。


自媒体生态的凛冬将至,尤其是未来几年,一定会面临重重监管政策的不断加码。


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净化当前已经是重度雾霾的网络环境,那些靠着复制粘贴、拼凑剪辑生产出来以博取眼球吸引粉丝的自媒体人可以洗洗睡了。


但这也恰恰给那些脚踏实地做好内容的自媒体人带来了新的红利。

 

-6-

原创能力永远是内容为王时代竞争优势

 

微信公众号也好,今日头条号也罢,重金砸向内容创作者,希望能够在内容原创方面赢得市场。


好的作品才是任何一家媒体机构在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的法宝,无论是自媒体,还是影视公司,无论是短视频,还是视频网站,只有原创的作品才能形成有价值的版权、可深度开发的IP以及可持续的现金流。

 

-7- 

明星高片酬问题会在近几年内得到遏制

 

实干兴邦,实业兴国,中国经济要在未来二十年保持一定速度的增长必须要增强实体经济的竞争力,对房地产业的整顿、对工商业的整顿、对金融业的整顿都已经相继展开了。


未来几年一定是对娱乐业最为人诟病的明星问题的整顿,部分明星恐将会被作为典型案例对待,明星片酬可能会出现停止上涨甚至大幅跳水现象。


这也给未来几年影视剧投资带来了更大的不确定性和风险因素。

 

-8-

电影与电视剧的舆论导向功能将被强化

 

在过去,电影内容的审核比电视剧相对宽松,因为监管层面并未将电影看作是绝对的大众传播媒体,但是随着二三四线城市电影市场的火爆,以及近年来诸如《战狼2》《红海行动》《湄公河行动》等作品的空前火爆,监管层逐渐意识到电影在娱乐价值之外的宣传价值。


当然,这并不影响中国电影票房继续保持高速增长的神话,但职能划归中宣部后,电影的政治意义将会变得日益重要。

 

-9-

后真相时代的媒体用户要为言论负责

 

谣言盛行、口水泛滥、价值误导、真相破碎,任何用户都可以通过各种媒体手段发表自身的各种情绪化言论,这些言论经过社会化网络的传播而不断发酵和放大,有的造成了非常严重的负面影响。


劣币驱逐良币,良币就会雪藏,这也是为什么碎片化内容满天飞、用户却不知道事实在何处的重要原因。


用户对自己的言论负责,既有经济责任又有社会责任,既有民事责任又有刑事责任,这是监管的必然选择。

 

-10-

深化改革:市场的归市场,事业的归事业

 

媒体服务于改革大局,媒体自身也要被改革。无论是传统媒体还是新媒体,在过去几十年都已经形成了错综复杂的既得利益,媒体领域未来的改革方向就是,冲破这些束缚,打破传统媒体官商两面的特征,让那些能够市场化的部分走出体制内,走市场化、产业化、资本化的路径。


同时,把那些涉及到公众基本利益的部分重新强化它的事业属性和公共属性,纳入体制内财政拨款的范畴。在这方面,不分传统媒体还是新媒体,该放就放,该抓就抓。

 

当然,媒体产品由于其具有很强的外部性,无论怎样市场化和产业化,它都会涉及到对大众文化的影响。尤其是随着我国媒体生态的快速发展和逐步壮大,其自身所存在的各类严重问题也逐渐暴露出来。


因此,在未来二十年,行政力量的干预一定会越来越频繁,也越来越明显。只是,党管媒体也好,行政干预也罢,重要的还是要升华到制度层面,形成一套完善的法律法规。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