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去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圈大佬们慌了?

2018-03-19 11:27 | 来源 首席娱乐官 | 作者 杜甜 | 责编:胡谢


“不再保留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广播电视管理职责的基础上组建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作为国务院直属机构。”



今天(13日)上午,国务委员王勇向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作出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说明,根据该方案,国务院正部级机构减少8个,副部级机构减少7个,除国务院办公厅外,国务院设置组成部门26个。


其中,经改革后,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的主要职责为:贯彻党的宣传方针政策,拟定广播电视管理的政策措施并督促落实,统筹规划和指导协调广播电视事业、产业发展,推进广播电视领域的体制机制改革,监管、审查广播电视与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和质量,负责广播电视节目的进口、收录和管理,协调推动广播电视领域走出去工作等。


原隶属于广电的电影、新闻出版、版权、游戏等事业未在此次规划的主要职能内。

 

广电迎来重大改革

重新划分三大行业职权界限


随后,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于《人民日报》撰文《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是一场深刻变革》指出,“一些领域政党机构重叠、职责交叉、权责脱节问题比较突出;一些政府机构设置和职责划分不够科学,职责缺位和效能不高问题凸显,政府职能转变还不到位;一些领域中央和地方机构职能上下一般粗,权责划分不尽合理等。”


广电总局的改革正因如此,从其历史沿革来看:



我国文化发展战略的目标是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为选择正确统一的文化发展路径、制定高效一致的提升策略,广电机构管理的影视娱乐相关业务由广播电视的基础业务,逐渐延伸到电影、传媒机构、网络视听节目等文化产业领域。


五年来,文化事业与科技产业的高速发展使更多新生事物大众化,网络游戏、直播等领域的管理界限不明晰;新闻出版、电影、电视等不同业态等传统行业泾渭分明,新闻出版与版权业务始终归属于中宣部负责,电影和电视在审查、发行、立法等方面大有不同,电影局和电视司各自独立。


显然,当职责划分不够科学时,改革势在必行。


通过其职能介绍,国家广播电视局将加强其传播属性,并提升跨文化交流能力。国际文化贸易研究专家李怀亮曾表示:“中国影视文化产品走出去应分三步走:首先瞄准国内市场,争取在国内市场上保持主体地位,站稳脚跟,营造根据地,牢牢控制住国内的市场份额;之后利用文化亲和力,辐射港澳台、东南亚等华人文化圈,以及韩国等汉字文化圈;第三步是进军影视贸易的国际主流市场——欧美。”



可以看出,2014年以前电视剧的进口额高于出口额,尤其是2014年进口额高达出口额的八倍,但2015年出口额实现反超。因2015年《境外影视剧申报登记细则》中指出,各网站新引进境外剧必须到“网上境外影视剧引进信息统一登记平台”登记引进计划,内容信息等;同时,境外剧播出量不得超过网站国产剧播放总量的30%,且国别、题材类型要多样化。自此,国产剧在国内的市场份额得到控制。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西游记》《水浒传》等名著翻拍剧就已经走向海外华人市场,但价格都不甚理想。近年来,《美人心计》《陆贞传奇》等古装剧销往日本;《琅琊榜》在韩国中华电视台的热播,《步步惊心》被SBS翻拍;《媳妇的美好生活》《父母爱情》《咱们结婚吧》等家庭剧出口非洲……



而2015年《甄嬛传》登陆美国Netflix,2017年《白夜追凶》被Netflix买下版权,才是国产剧走向主流市场的开端。接下来,明确在海外市场的区域定位,建立立体的多渠道格局,增加海外观众对中国文化的亲近感等都是需要探讨的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国家知识产权局将重新组建。在2013年合并之前,国家版权局和新闻出版总署都是“一个机构两块牌子”,也就是说一个机构同时处理版权和新闻出版两项业务,而版权作为知识产权的一种,将由新建的知识产权局管理。


电影和新闻出版的管辖将何去何从,还有待两会后续的揭晓。

 

文化产业年均增速13%以上

电影、电视、传统文化最受关注

 

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开幕式上,政府工作报告提到加快发展文化事业,文化产业年均增长13%以上。关于如何使文化产业继续保持平稳增长,引起文艺界代表的热议。


1. 电影产业链有待完善,亟需青年导演人才


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下,文艺界对中国电影的讨论落脚在本土电影的分析,强调本土电影在整个电影市场格局中市场份额和利润收益,突出电影产业的市场化进程。而此次两会上,代表们则把电影与整个国家的文化发展和产业规划联系起来,通过产业化的路径来传达文化精神及其文化价值观。



另一方面,中国电影产业化进程加速也暴露出发展不充分不平衡的问题。导演尹力认为,其一,我们现在还是单靠票房收入作为电影制片的收入,还没有形成完整的产业链,比方说版权授权,主题公园、衍生产品等;另一方面,从电影放映的硬件来说,我们有了4K影厅、IMAX影厅、杜比全景声影厅等过硬的硬件设置,这反过来对电影本身就有了更高的要求。


与之对应, 3月6日,正值两会期间,《点播影院、点播院线管理规定》发布,表明点映进入规范发展,政府对电影产业的规范正在逐步完善中。


对青年电影人才的渴求是众多文艺界代表发声的关键。导演冯小刚坦言,“现在中国的青年导演还没有形成梯队的规模。”导演陈力认为,“未来需要更多年轻人来创作主旋律电影。”导演贾樟柯希望,“创造良好条件,让年轻导演可以获得各种各样的资助。”


2. 剧集要扎根现实


2017年,《鸡毛飞上天》《人民的名义》《白鹿原》等一大批现实主义题材电视剧以高品质赢得好口碑,演员奚美娟给予此类作品很高的评价,“现实主义题材的作品记录了当下正在发生的故事,如果作品足够好,经过时间的检验,它也可能成为传统文化,文化就是这样连接起来的。”编剧高满堂也认为电视剧、电影担负着把现代和新时代的中国介绍给世界的重任,“不要再沉溺于‘神仙侠’这样的内容。”



关于走向精品化、美剧化的网络剧,郑晓龙指出网络剧还是存在缺乏价值观树立的问题,网络剧应该设立与电视剧统一的审查标准,这样就能杜绝很多低俗网络剧进入市场,“不能让人觉得电视剧和网剧是两个世界,否则创作者就会认为在网上就可以做一些大尺度的,但创作电视剧就是另外一种态度,这是个大问题,两个审查标准应该要统一。”


3. 电视节目的双面性


既《中国诗词大会》《国家宝藏》《见字如面》等文化综艺在央视走红之后,《经典咏流传》因通过现代音乐诠释古代经典文艺作品受到观众喜爱,两会上,中国音乐学院院长王黎光提出 “将《经典咏流传》式的美育教育推广到基层和全民”的提案,并获得17位政协委员的联名支持。



自此,作为一股清流在电视市场上文化综艺,第一次以“美育”之姿将走进国民教育,符合教育部门把优秀传统文化中引入校园的举措,也能让青少年寓教于乐,在潜移默化中感受传统文化魅力。


反观备受争议的真人秀节目,给明星组CP、消费儿童等现象屡见不鲜。演员巩汉林在职业角度对其解读:“综艺节目消费演员这个现象是双方面的问题,有人要消费,有人被消费。”


4. 游戏看法不一


虽然“鼓励民营资本进入动漫、游戏、影视等产业,要形成进得去、站得住的可持续发展战略”是政府提倡的大方针,但如何看待游戏的性质仍有不同的声音。


先有企业家马化腾为《王者荣耀》正言,“不是所有游戏都是恶魔,家长不应该只看到游戏的负面,也应该看到正面的东西。”后有演员巩汉林表示,青少年过早接触手机游戏,对身体健康和知识增长都有一定的害处,并建议,管控应该从游戏开放商开始,最好能够设计一款人脸识别软件。


还有政协委员胡万宁称"网络游戏是精神毒品",甚至认为,"如果任其发展下去的话,我们年轻的一代将真的不堪设想。"



必须承认的是,从网络游戏的社会环境来看,无论是游戏的设计人员还是游戏玩家,无不带有年轻化的年龄特征,这是一个年轻的行业,更是一个以年轻人为主的创新基地,但游戏的发展最终要落实到游戏行业和企业自身。


5. 传统文化成重点


除了电视节目《经典咏流传》宣扬传统文化的形式在会上得到表扬,演员成龙发出的“让更多外国人知道中国文化,我们有功夫,我们有熊猫,但我们没有功夫熊猫。”感慨也让大众得到共鸣。



会上,“传统文化”是被提及最多的词语之一,在文物保护、免费开放博物馆、建设文化企业集团、明确配套建设资金比例等公共文化服务方面,在传统文化走出去方面,在中国故事讲述与西方技术融合方面,都进行了战略性思考和顶层设计等讨论。


6. 支持文化类微小企业良好发展


给予文化创意类微小企业在知识产权保护、投资助力等提案,已连续几年被提出。


北京大学教授张颐武表示,我们现在应该更加客观地从产业贡献的角度来看待支持小微企业发展。从很大意义上来说,科技小微企业和文化企业都是靠个人或团队的智力才能、创造力来形成持续的发展动力。


客观来讲,虽然这些企业在产值上不如领域内的独角兽大公司,但整体上,它们对整个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所起到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



发展文化产业不仅是满足经济文化建设的需要,更是对一种新的战略资源的掌握,对一种新的文化主导权的争夺。


为什么要发展文化产业?中国究竟应以什么样的理念和价值导向来发展文化产业?在两会众多代表发言、提案提出、问题解决之后,小官与大家共同期待一个更广阔的、更有活力的、更具竞争力的文化市场。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