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不是冰冷的艺术品,《漂亮的房子》赋予建筑生命和故事

2018-03-01 09:33 | 来源 微主编 | 作者 温静 | 责编:胡谢



围绕“衣食住行”中的“住”,浙江卫视综艺节目《漂亮的房子》打破了常见的“家居装修”或“民宿经营体验”的模式,而将目光聚焦在房子从无到有的创造过程,把“房子”玩出了新花样。


随着龙闲居、云海苑、烟笼厝、木兰坊四座房子逐一揭晓在观众面前,《漂亮的房子》也于2018年第一个周日黄金档(今晚)迎来第一季的最终篇章。



在收官之际,节目喜讯频频传出。安徽铜陵的龙闲居和浙江舟山的云海苑,同时被知名建筑网站评为“2017年度最受欢迎的24大中国建筑设计”,而承德木兰围场的木兰坊更是惊动了建筑界的“奥斯卡”,成功入围英国皇家建筑师学会奖RIBA最终评选单元。各项殊荣不禁让人诧异和惊喜。


诧异的是,原来这档不炒作、不卖苦、看似没有爆点的节目,却已在建筑业界一石激起千层浪;惊喜的是,细细回顾整季节目,便不难发现这档房子建造类综艺并非只是一拍而过的真人秀,它在有“意思”的同时,也留下了“意义”。

 

一心一意精心浇灌

开出友情与成长之花



因被贴上“吴彦祖综艺首秀”、“吴彦祖冯德伦首度综艺合体”等标签,《漂亮的房子》顶着光环诞生且未播先火。但由于前期嘉宾相互尚未熟悉、节目环节设置,以及三段式的后期剪辑使得其在10月初首播后收到的评价大多是“打烂了一手好牌”,事实真的如此吗?



正如一座漂亮的房子落成需要时间,筑梦队相互间的磨合与成长也需要时间。节目前期,为赶时间卖力锄地的伊一被坚持“慢工出细活”的吴彦祖和冯德伦吐槽;黄仁德因前辈吴彦祖的严苛态度而痛苦落泪。人和人在相处时矛盾的存在是必然的,但筑梦队并没有置之而不理,而是寻找恰当的对话方式消除彼此的隔阂。


所以我们会看到,吴彦祖为自己过于严苛的态度所反省,让仁德不再畏惧自己;前一天在挖储水池时和伊一闹不快的唐艺昕,会主动将憋了一晚上的话摊开来,姐妹俩最终以拥抱化解误会;玩笑开过头而失误绊倒好友,导致冯德伦肋骨骨裂,自责不已的吴彦祖选择了男人间的对话方式,以酒当面向冯德伦道歉。


在一期期的磨合中,筑梦队熟悉了彼此的个性,也培养出了一段在演艺圈中难能可贵的友情,甚至亲情。


在四站的筑梦之旅中,筑梦队除了收获彼此的友谊之外,在建筑设计维度的成长同样让人惊喜。从残垣断壁的改造到平地造房的设计,面对节目组的不断刁难,筑梦队一再突破自我挑战。


回顾第一期铜陵站时,筑梦队成员面对待改造房屋显得束手无策,多是由主心骨吴彦祖主导。而随着节目的展开和经验的积累,众人渐入佳境。节目播出至第七期福鼎站时,潘潘主动承担画图的工作,唐艺昕、伊一、黄仁德负责测量数据,分工明确配合默契。


吴彦祖的放手让成员们的成长大步向前跨进,以至于后来,放线、钉桩、整合地基等专业技巧对于大家来说也是小事一桩、游刃有余。最后一站木兰围场,筑梦队更切实地参与到房子的设计当中,凸窗、镜面观星阁等看似天马行空的想法被设计师进行整合,最终诞生的“木兰坊”惊艳四座,刷爆朋友圈。网友们的评论也从“浪费卡司”渐渐变成了“想给筑梦队和四座房子疯狂打电话”。

 

一砖一瓦用心堆砌

美的建筑就是自然生长


收视和口碑不断渐入佳境,一方面得益于《漂亮的房子》节目在不断调整过程中越来越成熟的制作和品相,另一方面则来自于观众对节目逐渐的认知和认可。远离喧嚣城市,在乡间建一栋属于自己的房子,对于相当一部分都市人群来说是一种奢侈,也是一种梦想。


这种内心的渴望和行动的踌躇,形成对比鲜明的翻唱。《漂亮的房子》节目紧扣当代都市人群的现实焦虑和心灵诉求,从建筑美学层面首先突破,让观众看到了立体可感的梦想栖居。


铜陵龙闲居以白墙灰瓦掩于葱翠之间,延续了徽派建筑的主要特征,让人难以和改造前的一片废墟联想一起。檐口化为两分异质脊线与山峦并行,与现有村落既融合又出挑。


新砖与筑梦队亲手标记保留的老砖交叠筑成的墙体,既保留了岁月的痕迹,同时也为建筑注入了新的生机。房屋室内大门、楼梯、橱柜等采用大量的铜质装饰,以呼应当地“铜都“的文化符号。


黄龙岛面朝大海的云海苑,经由筑梦队与设计师多次讨论而定的扁宽形“水泥盒子”建筑,与原有老房子的混搭竟毫无违和感,两者有如“子母”般相依相偎、高低错落。


而新建建筑由钢筋混凝土代替原始泥瓦结构,可完美抵御海洋气候所带来的侵蚀。现代感十足的玻璃落地窗设计既可以增加采光,也使得海景尽收眼底。



福鼎站临山傍水的烟笼厝,筑梦小队和设计师借鉴于闽西北传统民居的代表——萧家大厝。


例如采用传统的榫卯结构保留原有木屋架构,运用上下关闭的传统蝴蝶窗,打造半开放式的厨房,以及利用雕花镂空机关打造会呼吸的窗等,细节处无不传承着古人的智慧。流线型的曲檐设计,又与远山的线条遥相呼应,展现建筑与自然的和谐。


还有木兰围场上放眼旷野的木兰坊,是筑梦队集体交出的满分答卷。建筑主体以“吉祥如意”的双环圆对单一的蒙古包平面布局加以拓展,向外伸出六个方形盒子打造半私密空间,分别作为卧室、餐厅、客厅,满足现代生活起居需求。


纵横交错的木杆件勾勒出蒙古大帐式的空间布局,同时达到遮阳效果。大量落地窗玻璃的运用,让置身屋内的人也可以与自然无限度地接近。



值得称赞的是,节目并没有让四座房子止步于一件漂亮却冰冷的艺术品,而是赋予建筑足够的生命和故事,让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日常在里面上演,让每一座房子“立”起来,“活”起来。


在龙闲居里,吴彦祖邀请李冰冰父女前来温居。夜晚的独处时间,父女俩如回到自己的家一般自在随意,聊着琐碎的话题。“在我和你妈的眼里,你们永远都是小孩。”一句话道出了天下父母对儿女的爱之深切,同时也让人觉得那一个夜晚,那一座房子都变得莫名温馨。



舟山站,前来云海苑做客的是吴彦祖冯德伦的好友沙溢夫妇。在这一座面朝大海的浪漫房子中,沙溢、吴彦祖也和众人分享了各自的爱情故事和不太浪漫的求婚史。


沙溢表示求婚是在聊天时突然提起的,连戒指都没有准备。其实浪漫并不一定需要鲜花和戒指,而是沙溢和胡可这种相濡以沫的默契。所谓的爱情,在云海苑里得到了完美的诠释。


福鼎站,吴彦祖邀请的贵客是香港知名导演杨凡。当年由杨凡执导的电影《美少年之恋》开启了吴彦祖的电影之路,同时也让吴彦祖和冯德伦的兄弟情谊延续了20年。


温居宴上,师徒三人共同回忆当年美少年的往事,同时也将演技经验和人生经验传授给年轻的后辈们,大家心里都是那抹不去的温存。



四座房子在“乡愁”、“浪漫”、“归隐”、“自由”四大主题的呈现过程中,融入了李冰冰和父亲的亲情、胡可沙溢夫妻的爱情、吴彦祖、冯德伦与杨凡的师生情,还有筑梦队彼此的友情。聚焦理想栖居,赋予建筑生命力的力,并让生活情怀得到抒写落地,这正是《漂亮的房子》真实且动人的一面。


扎根生活沃土

为城市文明与乡村生活架起沟通桥梁


娱乐功能和社会意义,是真人秀所追求的两大方向,然而达到两者的平衡,是国内外创作者都面临的一道难题。《漂亮的房子》节目以真人秀的娱乐形式,在对建筑美学和生活美学进行具象化输出的同时,也坚守着公益性、复兴失落乡村文明的初心。


从四座房子的选址来看,节目组并没有选在人尽皆知的景区,而聚焦人烟较少的村落,建成的房子,后期据说将会以民宿方式来运营。一间民宿不可能直接带来经济上的改变,但它的优势在于,可以此为入口带动整个乡村的复兴。正如安徽铜陵站拍摄地龙潭肖,节目播出后曾于去年国庆长假期间,迎来了近3万人次游客。


入选英国皇家建筑师学会奖的木兰坊,则是着眼于公益性。蒙古包内部以开放式的图书馆的设计替代了大厅。鉴于当地特殊的地理环境,相较于一间民宿,或许图书馆才是赠与草原人民最好的礼物。


在这一开放式的空间,当地人们可以通过书籍了解比草原更广阔的世界。而外面的人,也透过这一建筑看到了当地人生活的质朴、简单和满足。


以民宿复兴乡村,以公益图书馆让空心村焕发出不一样的生命力。由此可见,这是《漂亮的房子》所打造出先行一步的行业先锋者定位。


节目初期,观众嘴上的不留情可谓是责之深,爱之切。因为房子之于国人,从来都不只是一个用钢筋水泥堆砌而成的空间,而是代表着安居乐业,代表着家和生活。正如酒越陈越香,一档好的节目同样需要用时间说话。


《漂亮的房子》通过重建房子与人的情感关系为切入点,输出对建筑美学和生活理念的解读,同时承担着一份社会责任。在这一季收官之际,也让人对于节目下一季的表现更多了一份期待。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