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义》卖出2.2亿,《赢天下》却高达4.8亿,为何烂剧总有好“收成”?

2017-04-21 11:33 | 来源 首席娱乐官 | 作者 普天下 | 责编:胡谢


“达康书记别低头,GDP会掉。”5家民营公司总投资了1.2亿的一部剧,没想到赌出了一部现象级。在众多迷妹的守护下,达康书记的GDP总算是收入可观,湖南卫视2.2亿买断了《人民的名义》三轮版权。

 

 

随着剧集的走红,这部剧背后的资本也浮出水面,背后几位投资人的GDP也是纷纷见涨。不过对比各家电视剧公司财报中的数据,《人民的名义》售价则显得略低,为何“5毛特效”的玄幻剧能卖出天价?良心正义的大剧却收益不高?电视剧制作公司与购剧市场正在经历着翻天覆地的变化,《首席娱乐官》深扒财报背后哪家上市公司最会卖剧!

 

财报中的购剧江湖 

《人民的名义》2.2亿卖亏了? 


近日,湖南卫视对外宣布以2.2亿元买下了《人民的名义》台网分销权,在剧集开播前,这场交易看上去像是一场押注式的商业冒险,充满着风险。如今看来,无论是投资方、出品方还是播出平台全都押中了市场,赚的盆满钵满。

 

据了解,《人民的名义》成本200万元/集,总投资额逾1亿元,安晓芬在接受《首席娱乐官》采访时曾透露,剧集制作完成后导演还退了些余款给制作方,而这部剧最后以2.2亿元的价格出售给湖南卫视,对于众多投资人来说,1亿成本的剧集2.2亿出手,收益高达1.2亿,收益率达到120%。

 

 

 

当然其中获利最大的还不是这些背后的投资人,而是这部剧的播出平台。湖南卫视2.2亿购入了《人民的名义》五年间的台网分销权,而PPTV则是以近2亿的价格买下了网络独播分销权,这样看来湖南卫视光是卖出网络分销权就近乎回本,等于白捡了一部剧的电视播放权。

 

而对于电视台来说,重头收入其实来源于广告,资料显示湖南卫视2017年“金鹰独播剧场”最新的广告价从5秒47200元起至30秒165000元不等,剧场前后广告时长按照10分钟计算,55集的电视剧广告收入达到近1.7亿,而这部剧的超高收视一定会有广告商愿意追加广告,价格跟收益更是水涨船高。

 

 

在不少人眼中,湖南卫视花2.2亿买下一部反腐大剧已经算是天价,推算下来《人民的名义》平均单集售价为440万,我们再来看看其他热门IP的古装剧集,欢瑞的《青云志》售价为500万/集、新丽的《如懿传》300万/集,耀客的《幻城》单集价格仅为230万,以电视台单集购入价格来看,《人民的名义》确实售价不低。

 

但湖南卫视所买下的可是《人民的名义》台网分销权,除了电视版权还包揽了新媒体的销售版权,这样来看这笔生意就不那么划算了。

 

 

其实近来来电视剧市场最大的变化莫过于视频网站的出现,众多大剧的收入全都仰仗着新媒体版权的销售,网络渠道的盈利也成了诸多电视剧公司财报收入中的主要收入来源。

 

近日欢瑞发布的年报显示,欢瑞世纪2016年实现营收7.39亿元,同比增长55.69%;净利润2.65亿元,同比增长54.74%。其中欢瑞的收入主要还是来自电视剧,期间欢瑞播出了《麻雀》、《青云志》、《大唐荣耀》三部剧集,而这些剧其实收视一般却都有着极高的网络流量。

 

 

根据欢瑞的公开资料显示,自2017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欢瑞世纪与上海腾讯每年合作拍摄8部电视剧或网络剧,每年投资拍摄总集数不低于256集。同时根据具体作品,设立三档每集采购价格,分别不低于250万元、350万元、750万元。预期未来2017-2019年会为公司贡献至少6.40/8.96/19.20亿元营业收入,可见新媒体版权的收入极为可观。

 

另外与乐视合作的《芈月传》网络售价高达300万/集;《幻城》在视频网站的价格也卖到了400万/集,超过电视版权价格近1倍;《择天记》的网络售价为750万/集,《琅琊榜2》居然高达800万/集。

 

 

当然还有创下天价记录的《如懿传》,被腾讯以900万/集购入,新媒体版权收益达到了8.1亿。同样,不久前唐德宣布了由《武媚娘传奇》原版人马打造《赢天下》以4.8亿的价格卖给了天猫,虽然价格比《如懿传》差了不少,但高过了去年的剧王《芈月传》,也超过了大家所看好的热门剧集《琅琊榜2》续集,看来唐德今年的财报数据会颇为亮眼。

 

以此来看,55集的《人民的名义》2.2亿就卖出了台网播放权,果然是良心剧集中的榜样,价格不要太划算啊……..

 

10年飙升上万倍 

游走在泡沫边缘的购剧生意 

 

最近,不少业内人士都在讨论着两个新媒体版权销售的经典案例,一个是2006年火爆空前的《武林外传》,80集的热门剧集只卖出了10万元,而谈论更多的则是去年卖出了8.1亿的《如懿传》,两者相差10年,新媒体版权价格却相差了上万倍。

 

一位业内人士向《首席娱乐官》透露,目前新媒体的版权单集价格基本在200万左右,只有关注度极高的热门IP剧集会打破200万/集的标准去争夺独播权,按照平均剧集40集的长度来看,一部剧新媒体版权的保底营收可以达到8000万。

 

 

据百度的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爱奇艺的运营成本高达140.5亿,相较2015年76.7亿的成本涨了近1倍,这背后正是影视剧版权价格飙升的写照,优酷与腾讯视频在版权方面的成本还要更高。

 

虽然凭借着新媒体就能卖出天价,但据悉视频网站的版权价格也与电视播出平台息息相关,一家影视公司负责剧集销售的人员告诉《首席娱乐官》,“剧集如果能在湖南、浙江等一线卫视播出,新媒体的采购价格至少会高出20%。”所以,对于很多影视公司来说,宁愿用略低的价格也希望卖给湖南等一线平台,以换取高额的新媒体售价。

 

随着剧集售价的不断飙升,行业泡沫也愈发凸显,一线卫视与视频网站全都挤破头地争抢大IP剧集,将IP作为流量担当,一些优质剧集却惨遭冷眼。比如《人民的名义》在拍摄前也遭遇了投资方撤资的尴尬境遇,还有当年的《士兵突击》、《琅琊榜》、《北平无战事》等众多剧集都曾面临过卖片困难,最终收益极低,反而是一些粗制滥造的玄幻大剧却卖出天价,

 

 

业内人士称,目前电视剧市场处于冰火两重天,热门题材电视剧公司扎堆生产、平台也扎堆抢购,冷门题材就很容易遭遇滞销的风险,华录百纳总经理刘德宏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面对这样一个市场,影视剧公司是否还愿意真正地去坚持做精品剧?这种坚持是需要决心的。

 

不过随着去年电视行业多部大IP剧集收视扑街,而一些制作精良的黑马的不断涌现,也让市场意识到IP、鲜肉已经不再是万能良药,IP剧集天价的泡沫或许很快就会戳破。

 

尴尬的分账现状 

电视剧公司的“电影梦” 

 

正如《人民的名义》火爆折射出的电视剧市场尴尬现状,就是电视剧版权一旦售出,即使剧集成为了现象级,收视与流量一路狂飙,投资公司也很难再从中获得更多盈利,受益方只能是视频网站与电视台。

 

一直以来,电影市场与电视剧市场的差异化就存在于变现模式的差距,电视剧行业一直是“买断”式的采购机制,电视台与视频网站回款周期也很漫长,而电影则不同,收入更为明确,靠观众的每张票累计的票房计算,其实对于生产者来说更有动力。

 

于是,越来越多的电视剧公司开始尝试电影生意。

 

华策2月份发布的财报显示,2016年华策影视实现营业总收入44.41亿元,营业利润为4.48亿元,利润总额为5.46亿元,这样的利润额十分可观,占据了电视剧公司收入榜首位置,除了爆款电视剧的贡献,也离不开华策电影业务的发力。


 

此前唐德影视发布的2016年度业绩快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为8.12亿元,同比增长51.04%;营业利润1.58亿元,较上年增长16.34%;净利润为1.74亿,比上年增加55.24%。



从电视剧业务来看,唐德影视全年发行的电视剧主要为《天伦》《结婚为什么》《政委》三部剧集,这些剧集的关注度与价格并不算高,以此来看,唐德2016年的主要盈利贡献其实应该来源于电影,其中《绝地逃亡》获得近9亿的票房收入,承制《大唐玄奘》也是收益不菲。

 

华录百纳公布的2017第一季度财报也将电影《绑架者》的收益纳入其中,虽然这部影片票房惨淡,但应该还不至于亏损。

 

 

同样,靠着电视剧起家的欢瑞在发布的2016年报中也展露了进军大荧幕的野心,在电影投资上欢瑞延续了做剧时的大手笔,根据欢瑞年报显示,欢瑞即将开拍《诛仙1》、《诛仙2》、《楼兰1》、《天子传说》、《蚀心者》五部电影,投资金额高达5.35亿,这对欢瑞来说,或许是重要的拐点。


 

但电影市场在去年也经历了转变,2016年全国电影市场总票房为457.12亿,增速骤减。以现在的电影市场现状来看,对于众多电视剧公司想进军电影市场,跟万达、光线来分羹电影票房,或许还“压力山大”。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