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兴东:为什么剧本的“六大因素”决定电影成败?

2017-04-13 10:59 | 来源 喜多瑞剧本观察 | 作者 网编整理 | 责编:胡谢


一、好剧本决定电影投资者的成败


  真正的编剧就好比蚕。蚕吃桑叶,吃桑叶吐桑叶,吃桑叶吐出的是丝,丝织成了锦缎,锦缎放在骆驼上,叮咚叮咚走在沙漠上,走出一条长长的电影丝绸之路。

 

 “好剧本”的重要性,要先从我最尊敬的一位老师,即谢飞导演(注:内地著名导演,代表作《本命年》、《香魂女》、《黑骏马》等,1994年凭《香魂女》获柏林国际电影节最高荣誉“金熊奖”)的一句话说起:我越来越认识到著作的重要性,只有剧本搞好了,影片拍摄时各部门的创造才有依托,你才能在彩色、构图、镜头组接、机器运镜、场面调度等各方面出光彩。反过来说,如果失去了剧作的这一根本依托,即使你在这方面创造出某方面的光彩,也不过是无根的浮漂,让人感到白辛苦一场。

 

2007年美国编剧举行大罢工注:指该年115日至2008213日期间,美国编剧协会发起的罢工运动,好莱坞亏损了36亿美金,最后罢工胜利,答应了编剧的要求。而且编剧罢工时,奥斯卡都快颁奖了,结果没编剧写串词,奥斯卡都举行不了。所以,这件事情向全世界演绎了一个真理:编剧不干产业瘫痪,剧本一停寸步难行换句话说,剧本决定电影投资者的成败,而且所有人都要记住:首先,剧本使导演有了工作,没有剧本导演就是待业者。其次,剧本使演员有了角色,不然看小鲜肉卖肉吗?电影又不是卖肉的。只有剧本,才能使投资者找到项目,没有剧本就没有影视的一切。

 

1989年,JK罗琳在搭成火车的时候,突然幻想写魔幻故事,最后写出《哈利波特》,但出版社才给她2000美元。后来美国华纳兄弟公司的一位高层在机场等飞机的时候,无意中看到这本书,马上就用15万美元买了版权。结果《哈利波特》一拍拍了7部,赚了80多亿美金,让全世界都是哈利波特迷,电影、书籍和景点等产出的版权费,让罗琳身价比英国女王还高,最后还登上伦敦奥运会。这就证明,一个突然萌芽的“种子”,最终能带来巨大的文化产业。



 

除了哈利波特,美国迪士尼也从原本人人喊打的老鼠创造出了“米老鼠”,现在有这么多的主题公园。日本也创造了“寅次郎”形象,结果26年拍了48部“寅次郎”电影。我们中国也有成功例子,香港编剧卢永强,就是“喜羊羊之父”,创造“喜羊羊”后,图书、动漫、玩具、手办和冰淇淋等都出来了,加上后来的“灰太狼”,电影都拍了6部。所以,卢永强跟罗琳、迪士尼和“寅次郎”一样,都印证了做电影产业的核心:从目标出发,从创意始步,从形象孕育,从长远规划而且,电影产业本质就是制造形象,创造一个形象,做活一个人物,拉动一个产业。


那反例是什么呢?琼瑶起诉于正获赔500万,敲响了打击抄袭剽窃的警钟,保护了中国电影界的发展。可到现在,于正都只是赔钱,但不认错道歉,可很多人似乎也不去谴责他,因为大家都“习以为常”,这背后反映了什么事实?没有自主的知识产权,都是你抄我我抄你,你拿来我拿去,有时你花费四年想的创意,他四天就给抄袭了,完全缺乏个人创作力。所以,现在中国拍了78部南京大屠杀题材的电影,却没有一部在国际真正打响;现在每年都有《西游记》,整个屏幕都是猴子,结果很多都是胡编乱造,弄完拉倒,连一个有力量的形象都没有。总之,这样的反例告诉我们:原创形象才具有核心竞争力!

 

以上种种事实,让我在政协会议各种发言、提案,连续二十年呼吁电影立法,最终有《电影产业促进法》里的第12条:国家鼓励电影剧本创作和题材体裁手段等创新。以前条款里连电影院卫生、剧组保安等都写,却没有关于剧本的,所以我据理力争,从国务院法制办,国家的法制办提到全国人大法制办,最后全国人大法制办给我回信:您的意见我们已经接受。才将电影剧本这个条款写进去。

 

所以,从行业的环境到法律的规范,都在证明一件事:真正的编剧就好比”。蚕吃桑叶,吐出了丝,丝织成了锦缎,锦缎放在骆驼上,叮咚叮咚走在沙漠上,才走出一条长长的电影丝绸之路。丝绸之路的原点在蚕,没有蚕吐丝做不成,就没有丝绸之路。中国电影也是这样,必须有好的编剧为这个产业吐丝,才能走出丝绸之路

 


二、创造好剧本,牢记“四大元素”

 

有道是:制片人最喜爱的是好剧本!所以,编剧究竟该怎样“吐丝”,为中国电影走出“丝绸之路”首先要发现创意。创意贵在发现,没有发现就没有发明,发现是发明的前提。举个例子,我曾担任编剧的《黄克功案件》,就是王凯演黄克功的那部,灵感种子来自很久以前,我在长影拍戏,当中一位导演是延安抗日军政大学过来的,就是拍《我们村里的年轻人》(注:1959年上映)的导演苏里。他跟我说当年有个红军团长因为逼婚把人给杀了,最后被抗大审判枪毙了,但当时没跟我说具体的事。我就从2002年开始去延安搜集资料,准备了好长时间。这就是编剧发现创意的心态。

  

发现了好的创意,接着就“探索”这个创意。就像我当年写《离开雷锋的日子》,在于大家都说向雷锋学习,但雷锋22岁怎么死的?大家都不知道,我就去探索,结果四次下乡,就为找乔安山。当时有人说这故事都写过好几遍了,还写来干嘛?我说一定要写。结果1997年上映全国观众都看了,中央还下通知组织包场,光北京就有185万人去影院看,至今还是北京最高的上座人次。这部戏改变了乔安山的命运,当时他56岁,本来是在农贸市场卖茶叶的下岗工人,但片子上了以后就入党了,后来成了雷锋学会的副会长,抚顺雷锋纪念馆顾问。这就是探索创意的价值。


实现了探索,就该创造一个“好剧本”。那么,“好剧本”需要的几个核心元素是什么?我举例法国导演拍的纪录片《海洋》,相信看过的人都会记得当中有一幕是“海洋迁移”,小到沙丁鱼,大到鲨鱼和鲸鱼都出现在画面上,在视听上极其震撼,这就是第一点,“创造前所未有的场面”;接下来,《海洋》里另一场戏是一群小海龟从蛋里破壳而出,目标就是回到大海,结果路上都被海鸟叼走了,可能最后40只只剩1只成功,这时你心里就会有很多感受,这就叫“制造感染人心的情绪”;而且《海洋》另一场戏,有写人类对海洋的破坏,用鲨鱼的鱼翅做汤,这样鲨鱼通常活不了多久,这就揭露人类比鱼类更残忍,叫“过目不忘深刻的情节”;最后说回小海龟回海里那段,它们刚出生就被吃了,是不是还让你想起当今社会的残酷现实?这就是“波动怜悯之心的形象”。总之,你在阅读或撰写一个剧本的时候,一定要看这四个元素:奇观、情绪、细节和有没有让你自己感到同情的形象。


 

承载这四大元素的是什么?思想。现在中国电影缺少好剧本,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缺少思想。举个例子,1984年的那部《三个和尚》动画片,在全世界得了36个奖,为什么?因为它用简单的故事揭露了人的本性——好逸恶劳。


反而现在很多电影,场面宠大、特技复杂、人物众多,浮躁、浮华、浮丽,讲的道却特别肤浅。说明我们的电影真正的魅力是思想,如果缺乏思想的力量,电影就会变得贫血而苍白,因为没有灵魂,无法打动人心。

 

确定了这些,就要看你剧本的“题材”跟“戏核”是什么?我可以总结,就是新、奇、绝、特四个字:题材要新颖,故事要传奇,结局要绝妙,人物要特别别人没做过的题材一定是这样。我1993年写过一个剧本,叫《天国逆子》,是香港的严浩导演拍的,讲的是儿子控告母亲的故事,这是现实中一件真正在安徽发生过的故事,拍完上映后,这部戏在第七届日本东京国际电影节拿到“最佳电影奖”和“最佳导演奖”,为香港电影产生国际影响。


《天国逆子》这部戏,我在写剧本重视的是怎样从更多角度去挖掘这个题材。比如这个故事,我其实是“反着写”的,明明一直都是讲“告发”,戏里斯琴高娃演的母亲本来都要来投案自首了,结果最后一看,男主角(注:庹宗华)的爸爸不是砒霜中毒,整个戏马上反转,最后是被耗子药毒死的,母亲真的进了监狱。当时导演一看剧本,就觉得这个太绝了,整个情节和悬念都翻了两番。


                 

 所以,通过这部戏,我希望大家在创作题材的选择上,要多注意把握“人文”这个主旨,不一定要总拍凶杀、打斗、科幻和穿越这些题材。当时《天国逆子》在长影放映,很多妇女观众去看,看完都没话说,因为她们知道这部戏表达的主题:无论是男人还女人,只要你做了恶事,哪怕只是一个幼小的孩子看到了,都会记住你的罪恶。正如这个故事,男主角13岁看到这一幕,10年后还是要将母亲推上法庭。

 

 而且,不要害怕某个题材可能此前“无人涉猎”,因为动人的故事往往都埋在生活底层里,只要你敢于发现,往往会成就创作梦想。举个例子,我很佩服陆川导演拍的《可可西里》,当时为了拍藏羚羊,他一个人跑去海拔四千六米的山上调查和搜集资料,最后将它拍出来,很不容易。而且电影的故事有讲到找人去扒藏羚羊的皮,一个给5块钱,这是很真实的现象,而且在戏里被揭露得非常深刻。所以当时金鸡奖评选“最佳故事片”,我就坚持必须给《可可西里》,因为我觉得如果这样的片子不给奖,有失评奖鼓励创新敢于突破的目的。最后评奖要并列,并列也给(注:《可可西里》与《太行山上》共获第25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故事片”),给这部中国唯一,世界没有的故事。这就是我强调的一点:创作题材的选择,往往能决定一部作品的胜负。

 

 

三、“惊人戏核”到“肛门原理”,“六大因素”缺一不可


  “要”拍出一部好戏,剧本里有这六个因素是不能变的,你判断这一个剧本的时候,就用这六条看,说是兴东老师告诉你的,有一条没有你就拉倒,这剧本肯定不行

 

 成功的电影往往需要一个“惊人的戏核”,但两三句话就能讲出。比如《黄克功案件》,“戏核”就是一个长征老干部,因为一个女的不肯跟他恋爱,他开枪把她杀了。杀完他就后悔了,说想上前线戴罪立功,宁愿死在战场也不死在法场,结果赦还是杀?故事就开始了。

 

 当然,“戏核”一定是要发现的,发现一个惊人的“戏核”,这个剧本就成功了一半。就像写《建国大业》之前,我写过一部《共和国之旗》,因为很多人不知道,我们的五星红旗是一个叫郑岩松的人设计的,他当时只是一个32岁的上海小职员。结果我马上去找到他本人,采访他儿子、家属甚至当时知道设计国旗借给他圆规的那些人,最终有了这个戏。这期间我又采访了第一节政协副委员长雷洁琼,知道当时政协委员是怎么选的。09年除了是建国60周年,也是人民政协成立60周年,当时我又到城南庄注:河北省阜平县晋察冀根据地采风,当时毛主席就在那提出要迅速召开人民政协会议,建立人民政府。然后,城南庄在1948518号被国民党飞机轰炸,毛主席转入了山洞,这在《建国大业》里都有描写;还有毛主席请宋庆龄,给宋庆龄写的亲笔邀请信,宋庆龄不来北平,认为孙中山病逝北平是伤心之地,有个细节就是宋庆龄的英文缩写,这其实来自一枚有她英文缩写的金戒指,这个细节我也用在剧本中了。所以作为编剧,既要发现“戏核”,也要发现“细节”。

 事实上,这部电影是我有感而发,经全国政协领导审查剧本通过,授权许可中影集团拍摄电影的摄制权,授权期五年,不是中影开发的,也不是他们委托创作的。现在授权期满,我拥有版权,纪念人民政协七十周年我要再授权他家拍摄的。值得提一句,当年建国六十年中影自己开发的电影是《天安门》,赔了上千万。充分说明,没有编剧这个首创者进行好的发现,电影不会有好的表现——没有好剧本,电影必亏本!


 

然后,“人物”与“冲突”是电影的生命。跟“戏核”息息相关的,其实在于“冲突”。换句话说:冲突质量决定戏核质量因为电影就是写人性,就是把人装到试管里,用火来烧,用五根“火柴”来烧。这五根“火柴”是什么?生死、恶境。 这五种冲突元素直指人性,《泰坦尼克号》为什么“戏核”很好?有生死,有性,有恶境,有钱,全都有。所以《泰坦尼克号》非常好看。


好的“戏核”要有六大因素:1,一个主要人物,必须以一个人为主,“一人一事立主脑”;2,主人公的需求和方向要确定,像毛泽东在五一口号提出要建立新中国成立新政府,接下来要看克服一系列障碍,完成目标和任务;3,设计一个困难的情境,这样可以逼主要人物在两难的境地中进行选择;4,安排一个反对者或对立体,这样会有冲突,就像两只雄鹿顶角,争夺繁殖权一样,越激烈越有戏看;5,设计一个可怕的危机,人的安全受到威胁,戏剧性就产生了,这可以产生悬念,尤其锁定时间,《罗拉快跑》20分钟拿到十万马克,否则男友就没命了,这就是危机,就是是推动故事发展的动力。 6,一个特别精彩意外的结局我当年问过日本剧作家协会主席铃木尚之:你根据什么来决定这个小说或故事改还是不改?他说如果结尾非常好我就改我问为什么,他说:就像人,必须先有肛门才敢吃东西,要找到“出口”。所以,电影剧本必须先想好结局,把15分钟的高潮结局设计好,才能开笔写这个剧本。高潮是不可避免的结果,必须是出人意料的的结果,观众在思考中得到满足。总之,设计一个好的结尾,等于故事的胜利。


 总之,要判断一部好剧本,这六大因素缺一不可。我一再告知:哪怕只缺一条,剧本都难以成立!


 而且,跟以上环节相关的,还有一个理念,三种因素,这是中国电影家协会第一任主席蔡楚生提出来的。他的口号是:只做油条大饼,不做高档点心。因为电影是大众的,所以要学写普通、写底层的生活,就像他的名作《一江春水向东流》(注:与郑君里合导,1947年上映,被誉为“中国电影发展途程上的一支指路标”)


 至于三种因素,首先要给观众看笑话他本身生活就很沉闷,到电影院一定要有喜剧角色,激惹观众发笑,这就是通俗浅显而深入的喜剧性;然后,想到让观众花50块电影票钱后,必须让他看到丰富的内容,新奇到价值100块的电影,比如《泰坦尼克号》,既有大船撞冰山的大场面,也有男女主角做爱的感情场面,最后男主角把死留给自己,把生让给别人,更是震撼。这样对观众来说,就觉得花50块钱值,这就是满足观众贪性的内容的丰富性


再次,要让观众觉得有悬念的刺激,比如今年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伊朗电影《推销员》,一场戏,女主角在家,男主角去超市买东西,突然女主角听到门铃声,以为丈夫回来了,就直接开了门再去洗澡。后面丈夫回来,看到地上都是血,进来男人了,怎么回事?妻子是否被强暴了?这样戏剧悬念就开始了。更难得的是,这部戏连洗澡和裸露镜头都没有,故事却能充满悬念和刺激,加上原来租借的这个房间以前住着一个妓女,吸引了两个嫖客,最后出了大事,这就是冲破观众的迟钝麻木的刺激性所以,问问自己,喜剧性丰富性刺激性”,在剧本里有没有?

                                  

 

 然后,我想告诉大家写剧本的“基本手段”,就是六个字:重复、对比、省略。我举个例子,伍仕贤导演的短片《车四十四》。首先,男主角等车上车,然后又有人上车,这就是重复;结果上来两个劫匪,对女司机劫财劫色,男主角下车救,另一个乘客也想下车,他老婆拽着他不让他下,这就是对比;后来女司机赶男主角下车,结果男主角发现除了他,全部翻车死了,画面没直接拍车是怎么翻的,但观众都知道,这就是省略。所以,这六个字其实也浓缩了当下导演的实力:一流导演拍人物,二流导演拍场面,三流导演拍动作。这部短片就是以人物为重,另外我之前提过的《推销员》也是,洗澡、裸露、强奸什么的都在画面中省略了,但导演交代的东西观众都很清楚,所以这就是我们写剧本要记住的。


 

最后,我还是要以伊朗电影《推销员》为例:在第89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这部从多国劲敌中杀出,夺得“最佳外语片大奖”。这也是该片导演阿斯哈·法哈蒂继2012年成本只有32万美元的《一次别离》之后,第二次获此殊荣。


为什么说这部戏?因为要切实提高中国电影质量,首先需要尊重编剧!阿斯哈·法哈蒂本身是学编剧出身,两部影片获奖不是靠高成本、高投入、高科技,而是靠好故事、好内容。


对比之下,中国冲奥参赛20年之久的屡屡败北,证明了什么?我们不缺乏资金,不缺少好导演,最重要的是缺少好剧本、好故事!所以说,缺少好剧本是世界电影的共同危机,因为剧本即脚本,就是“立足之本”,中国要迈向世界电影强国,必须重视原创剧本。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