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如懿传》等剧背后的选角江湖

2017-04-11 14:59 | 来源 娱乐资本论 | 作者 李静 | 责编:胡谢



“老师,最近xx的档期怎么样?…在拍戏啊?…7月份拍完?ok,我们这剧8月开拍。”

 

北京东亿产业园内的一座三层小楼里,浩瀚星盘的选角导演们正在进行日常的选角工作。在二楼的一间办公室里,有一面足足五米长的黑色的墙,最上面贴着两个项目名称,下面整整齐齐的3排照片都与角色一一对应,有的角色还未定下,里面有7-8个备选。

  

 

相较于选角导演,可能他们更倾向于称自己为Casting Director,这是个好莱坞的进口词汇。

 

与大众认知中的演员副导演不同,现在的选角导演们已经不再只是协助导演选择和管理群演了,而是开始以一个团队为基础,负责整个项目的演员阵容搭配,甚至能进入核心主创参与前期筹备。

 

与此配套的是,选角导演们纷纷成立自己的工作室,从2009年开始,牧星人选角工作室、公钰涵影视工作室、CD HOME、同人星光选角工作室等相继成立,并且在今年逐渐公司化。

 

 

在前些年可能很难想象,《如懿传》《楚乔传》《武动乾坤》等IP大剧,包括正午阳光出品的《琅琊榜》《伪装者》《欢乐颂》等等背后都有独立的casting团队,并且由他们来搭配主要角色阵容。

 

但选角能否独立出来,成为拥有独立话语权的一环,并且让业内认同?

 

毕竟,现在不少从业者告诉娱乐资本论,主创团队一般自己就可以把主要演员定下,再用几十万把群演包给演员副导演们就OK了,“为什么要用casting团队?”

 


而小娱在历时半个月,采访了近十家影视公司的过程中,也一直不停地问自己这些问题:

 

· casting团队究竟有没有存在的价值?


· 像《武动乾坤》这样整个选角从一个团队转移到另外一家的情况是不是很多,他们又是如何竞争的?


· 现在顶尖团队的收入不过是整体项目的3%,他们未来该怎么升级?


· 在影视公司、艺人经纪公司都不断介于选角环节,做“产业链延伸”的情况下,casting的未来又在哪儿呢?

  


公司有两三头部、

人才分四个梯队

 

  

上面的表格我们就能看出来,选角行业虽然整体地位提升,但总体存在很大的差异,能够受到制片方重视并且起到作用的casting还真没几个,casting团队中大多数都还只是挂着这个名头,实际上干着传统的演员副导演的活。其中,浩瀚星盘(原公钰涵工作室)、CD HOME、同人星光是名气最大的,牧星人则是公认最早的。

 

整个选角行业处于“各自安好”的一片混战。

 

在采访过程中,当小娱问“有竞争吗?”得到的答案基本都是“没有”。因为casting归根到底还是一个看人情的行业,合作的顺延性基于从副导演时期遗留下来的人际关系。“如果合作完,能够创造价值,合作又很愉快,基本都会再次合作。”公钰涵告诉娱乐资本论。

 

由此,其实各个casting工作室都有比较稳定的合作对象,甚至绑定影视公司,如CD HOME就承包了正午阳光所有戏的选角,还签订了战略合作;而浩瀚星盘则与新丽传媒、慈文传媒、华策克顿、耀客传媒等合作密切,公钰涵还和新丽传媒合资成立新生丽量(天津)文化经纪有限公司,为新丽的艺人经纪出谋划策。

  

 

真的没有竞争吗?或许也不是,casting之间的竞争更像是暗流涌动的“被动竞争”。

 

娱乐资本论在查阅组讯时发现,2016年3月《武动乾坤》发布组讯,当时的casting团队是CD HOME,然而最后却是浩瀚星盘完成的。但公钰涵对此事却并不知情,只是另一出品方深蓝影业找到了他,便接了,后来才知道之前还有这么一出。

 

 

在娱乐资本论看来,现在的casting行业很像是春秋之初,“周初千八百国,至春秋之初,仅存百二十四国。”最后则一统归秦。

 

但casting行业不可能只剩寡头,因为这个行业太大了,项目太多了,是供给远远小于需求的。casting目前的主要玩法是培养梯队人才,包盘影视项目。

 

以浩瀚星盘为例,他们把所有人员分为四个梯队:

 

第一梯队是阵容导演,也就是Casting Director,具有码局、攒演员、创造阵容的能力,这一梯队不到10人;

 

第二梯队是演员统筹,属于传统的演员副导演到阵容导演的过渡,具有一定的统筹规划能力,可以参与前期选角,但又到不了casting的标准级别,不到20人;

 

第三梯队是演员副导演,负责开机后的协调、沟通、执行工作,大概20多人;

 

第四梯队则是考察期的外围成员,在和公司一起工作,但还没达到进公司的门槛,双方互相考察。

 

在具体项目中,他们会把抽取四个梯队的人组成选角小组,专门负责这个项目的选角,在此过程中,向上一梯队的人学习,从而不断培养人才,颇有种打怪、过关、升级的即视感。这也是大多数工作室的常规做法,比个人的单打独斗要有话语权得多。



开始有话语权,

但也不会有决定权


在一家casting公司等待采访的时候,一位选角导演气冲冲跑到老板那儿,“这经纪人架子还真大,跟我说在开会就挂了我电话。”

 

原来他是要通知那位经纪人,角色定了他们公司的艺人,却被冷漠对待了。最后,这位选角导演决定给经纪人发个短信通知就不理了。

 

看起来选角导演也是有点脾性的,因为话语权的提升,他们可以在选角上有更多的空间,但casting工作室或者公司最终都不会有决定权,因为归根到底他们做的是服务业。

 

“Casting其实就是服务行业,尴尬地介于艺术创作和资金把控的中间,努力把握平衡。”看样子,CD HOME魏伟自己可能比外界还认识的更清楚

 

但在很多中底层casting工作室那儿,别说决定权,连话语权都是虚假的。

 

某选角工作室创始人C导演提到,虽然从2013年之后开始他可以进入项目的前期筹备,参与主要演员的选择和搭配,但基本都是建议的角色。他们工作室负责了某个由当红小鲜肉主演的青春校园剧,“这个项目从一开始到最后,都不是我谈的,但是制片方跟我商量这个方向、搭配行不行,我会给他提供建议。”

 

谈到选角导演的话语权,他一度很嗤之以鼻,“导演都没有话语权,你还选角导演,叫你选角总导演都没用。”

 

其实选角导演的话语权确实是不断提升的,但前提是你能够有充足的资源和能力给制片方创作价值,这和之前的演员副导演只需要找戏好的演员不一样。

 

理想状态下,市场重视除了主演以外的其他角色选角,这才是大多数casting工作室最能创作价值的时候。比如之前的《琅琊榜》《伪装者》,最近热议的《人民的名义》,群戏方显选角的重要性。

  


不过现在的市场常常还处于非理想状态。“趋势是那样,但路还很漫长。”C导演不以为意地说。

  


有些在公司化,

有些却注定被洗牌

  

Casting还有一个趋势是公司化。

 

按照企业注册核准时间来看,2016年7月20日魏伟与他的合伙人毕英杰、张震成立东阳雨后种子影视有限公司。不过魏伟告诉娱乐资本论,公司并没有怎么运营,“我们全部都是选角导演,都是一帮好朋友,没有学经济的、财经的,所以目前公司还不怎么完善。”

 

2016年7月21日,同人星光也变成了有限公司。

 

浩瀚星盘的有限公司则是3月下旬才刚刚核准注册,正式开启公司化的步伐。

 

公司化与工作室又有点不一样,公钰涵说“之前做工作室就像是野战军,成立公司后更像正规军,肯定要有明确的管理规则和规范,其中包括潜规则也明令禁止,在我公司只要越线一次就绝不姑息。”

 

但除了浩瀚星盘、CD HOME等少数逐渐公司化,其他大多数工作室都是松散状态,某工作室创始人D告诉小娱,他们工作室就是由七个演员副导演组成的,“大家各自有各自的戏,只不过以一个共同的形象出现而已,目前这种模式是因为每个月资源的不一样,这个资源又不好共享。”

 

这类工作室可能在casting行业中占大多数,由几个关系好的演员副导演组成,以工作室的名义增强自身话语权,依靠多年的从业经验和积累下来的人脉资源,每年各自做3-4部戏。

 

对于这类工作室来说,公司化需要考虑几个问题:之前和好朋友合伙成立的工作室,公司化以后谁来当总经理?怎么进行利益划分?工作室靠一个项目几十万上百万挣钱,公司化以后能否支撑公司运营?

 

毕竟按照薪酬占比3%来算,一部一亿的项目的项目才挣300万,这还是顶级casting的水准。

 

另外Casting的成长性也有天花板,“副导演能成长到说敲鹿晗就敲下来吗?会比老板还要牛逼吗?“如果你是一个一线明星,每年手里有无数个剧本找你,而你的价钱就一千万,你说说,你会给王中军王中磊面子,还是会给一个副导演面子?”C导演简单两句话就让小娱哑口无言。

 



制片、经纪公司都来做casting?

casting的未来是什么

  

近日,网上有消息说,由新丽传媒、耀客传媒共同出品的《狼殿下》即将开机,该剧选角全程由新丽传媒负责,而新丽和耀客正是此前与公钰涵关系密切的合作伙伴。

 

影视公司成立自己的选角团队,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华策集团、金色池塘和顶峰影业都有自己的选角团队,并且负责本公司所有项目的选角。金色池塘选角工作室的董海龙最近就在负责自己公司的《将夜》选角,当然,除了自己公司的,他们也会接一些外面的项目,但一般“本公司的项目都做不完”。

 


而艺人经纪公司也开始在无意中占领这个市场。随着艺人经纪公司逐渐影视化,他们越来越多地参与到影视投资制作,嘉行就是其中的代表,一个《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就有13个他们家的艺人。因为自身有着强大的艺人储备,所以嘉行在承制码盘时可以更快地结合艺人资源与制片方需求,相当于是在做着casting的工作。

 

影视、艺人经纪公司都来做casting,这样“自给自足”的趋势肯定会越来越分割掉本来的市场,但幸好中国的影视剧产量在一定时期内是能够支撑casting发展的。

 

在魏伟看来,选角导演不是可以无限创造价值的行业,“我没那么大野心,每年做好几部顶尖的值得做的项目就够了。”这也是很多选角导演的心声。

 

但走在行业前端的casting团队也开始谋求新的发展。同人星光、CD HOME都有转型制作的意图,魏伟在下部戏《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中也将尝试制作相关工作。牧星人除了做选角,还在涉足成人芭蕾舞+现代舞培训班。

 

只有公钰涵始终坚持要在casting上干出一番名堂,他的规划是“casting服务+影视投资”,而最终的方向是提供信息数据资源相关服务,并进行完整配套的采集和更新。“我始终觉得它可以做的很大,也许是错觉,也许是信念,但是也许它是可以做到的。”

 

“万一是错觉呢?”

 

“那就交给老天吧。”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