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导演说 | 纪录片《千年国医》是我学习中医的历程

2017-03-02 09:15 | 来源 纪录中医 | 作者 周兵 | 责编:胡谢


很多人问我,《千年国医》将是一部什么样的纪录片?

▲《千年国医》开机发布仪式

▲《千年国医》背后的专家们

▲开机仪式(总导演带领剧组全体人员祭拜祈福)

我曾如此发愿,有四句话:

▲总导演放生为剧组祈福


一部讲述中医真实历史的纪录片;

一次启迪生命的身心旅程;

一个个激荡人心的故事;

一部用心血倾注的精良作品。


1.筹备

六年筹备经历了由质疑到支持的转变

我刚开始是满怀激情和向往来做这个项目,但是做的过程就发现力不从心,中医太复杂,太难了。可正是因为最初我对中医“不知者无畏”才让我敢于去做。六年来我承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挫折和压力,但是我没有放弃,并且坚持到今天,看着身边放弃并且离开的人,其中的冷暖,不能一一为外人道。坚持的过程真的很痛苦,烦恼、无助,不是那么光鲜亮丽的,很多人或许会觉得两千万资金很多,组成一个团队,有很多专家支持,真的需要有好多人一起去做这样的事,我选择了笨办法,就是又傻又天真的就埋头往前看。如果真的算计这里面有多少利益得失,早就放弃了。所以就是要对自己做的事情有信仰,没有傻傻的坚持和真正的信仰一定坚持不下来。

▲工作时气场十足的总导演

我今年感觉到的变化是,这六年来,这个社会,包括体制内的,体制外的,行业内的,行业外的,很多人质疑我,怀疑我,说中医是错的,是迷信,但现在中医也开始火了,并且也上升到国家层面的重视,又变成行业里的热门。这时候就会担心,大家这么关注中医的话题,万一说错怎么办?但是这又是一个百分之百会说出争议的话题,我只能说我们是认真的,我已经做好挨骂的准备了。第二个想法是,做好后续跟进的事情,这个片子只是个开始,就是对中医的学习和解读只是个开始。这几年,几乎行业内有名的大家都帮助我,指点过我,真的很让我很感谢,感动!琢磨中医最痛苦最想不明白的时候,很多大医们几句话就把我点通了。一开始他们说的很多话我都听不懂,什么中医不是望病,而是望证候,证候的证我还老写错,一开始很多都想不明白,方方面面的各种前辈,领导,名医,学者支持我,支撑着我走到今天。

▲监视器前认真负责的总导演

《千年国医》纪录片六年前就开始筹备,那时候很多人对中医的态度还是认为“中医是伪科学”,我们想用纪录片的语言告诉普通的观众,中医的望闻问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想告诉大家中医的经络、天人合一思想不是封建迷信,而是几千年来中国人认识自然的智慧结晶。我想用讲故事的方法,结合科学知识为观众呈现这部纪录片,这是我觉得跟《故宫》、《敦煌》最大的不一样,更深入一层信息!我们现在的创作面临最大的困难就是,我们要解读中医药方进入人体以后,在人体怎么运行,怎么改变疾病的状态。这个特别难,一开始问了很多专家,都觉得这个做不出来,也受到了很多的质疑。但是我还是觉得一定要做,最后发现还是可以做的。

▲与樊正伦先生畅聊中医

我们至少有两个点可以实现,一个就是药物的归经系统,第二个就是具体的某个人生病,不同的中医开的方子,在具体个人身上的归经情况,我们想把这个表现出来。如果这个能实现,还是可以扭转大部分人认为中医“不科学”是玄学的看法,虽然中医界的很多人反对用科学这个词,但科学在现代社会只是个名词,我喜欢说中医是中国人一直在应用的生命科学,人体科学,它是建立在中国文化源流和中国哲学基础上的活着的医学体系!想说中医是现在还有效的医术,它有效性背后是有原理的,有清晰的诊断治疗疾病的逻辑思路!传承千年又在不断进化创新的实践医学!用现在的语言体系说中医是综合了人体科学,自然科学,天文学,气候学,环境学 ,药物学 ,心理学,以及中国哲学思维体系等等综合应用的医学!中医不是黑箱理论,不是忽悠,不是骗子医学!但是中医现在有许多的问题,好多的争议。我们这部纪录片也需要一个理性的态度,甚至批评的态度去面对中医发展的种种问题和危机!

2.细节

对细节的把控精益求精

针对特定时间特定地点的拍摄——剧组在拍摄的过程中会有很多针对特定场景的拍摄,比如迎着日出行走等等,在这点上摄制组会专门去调查时间,都有专业的计算。比如三点到四点要在湖边拍落日,四点之后去哪拍,八点去哪拍,早上九点到十一点去哪拍,十一点之后去哪拍,每个点都设计的非常清晰,这十几个部门,每个部门做什么都要下达到通知里,摄制组十几个部门,随时导演变化他们也得跟着改变。


力求真实——拍古代大医切脉的情景再现,都是按古代中医的三部九候脉诊法去拍的 。包括张仲景也是这样,尽量做到每一个细节的掌控,包括开的药方都是按照真实的方子去抓了药的,普通人可能看不懂,但是懂中医的都能看懂,这些细节还是会很注意。


为了赶进度也曾连续24小时拍摄——所有的部门都习惯了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拍摄任务,不只是钱的问题。拍摄包括一系列复杂的系统,涉及到十几个部门,如果延误一天,所有的系统都得重新布置,非常复杂,就像一个生产线,一旦开始就不能停,一旦停成本也非常高。延误一天不止是钱的问题,各部门都需要重新调试,会很麻烦。

3.穿帮

外景拍摄,状况频发

比如有一天我们要拍朱丹溪去看病,赶夜路的场景,设备什么的都准备好了,要开始拍了,我在监视器里突然发现朱丹溪要走的这条直线上有10多棵树,但是这些树上都刷着白漆,所以就要把这些白色迅速的刷成黑色。调整好之后又发现几公里之内有个亮点,这出现在画面里就是穿帮镜头,我们马上又找人去查是怎么回事,最后查来查去发现原来是那个地方有个监视器,又花时间去联系景区管理人员把监视器关掉。

▲拍摄现场总导演在催演员化妆

还有演员拍着拍着笑场的情况,或者马不听话了,等等各种情况,所以拍摄这种情况有经验才能hold住,因为这种情况我20年之前就经历过,但是这些情况还是会不断出现,需要很有耐心。可再怎么有耐心也还是会发脾气,拍摄的过程中我们的外国导演嗓子就哑了,话都说不出来,我现在虽然比以前更好的控制情绪,但是有时还是会非常着急上火!

4.目的

我想通过这部纪录片引发观众对生命的思考。中医是关于生命的医学,生命的学问!生命之道!

这是一个宏大的主题,为此我找了一个切入点,采访的时候我会反复的问每个中医,生命是什么,疾病是什么?他们面对着很多生命,是如何理解的!我还想从疾病入手,因为普通人会得病,越来越多的人会关心疾病的问题。我们现在可能没有标准答案给出,但是我们会在纪录片中讲述中国人怎么去了解疾病去治疗疾病 ,怎么和疾病“搏斗”,怎么和疾病相处,我理解治疗疾病之道,实际上就是生命之道,我们在感悟疾病就是感悟生命。

▲看似一脸谦和的他,经常会在拍摄现场暴跳如雷!

这种思考还不只是哲学的思考,它是要指导人们解决生活中的实际问题的。比如人会得病,得病之后需要治疗,或者医生面对患者得病,要想办法对自己的患者进行治疗,这是术层面的。这是我对中医的思考,以前很多学者建议我在片子中把对中医的解读做成中医是哲学,但我现在觉得这个观点明显是有偏差的。因为哲学不能解决生活中的生理、心理疾病,也解决不了人们对疾病的恐惧和深处疾病的痛苦。所以术和道需要结合!纪录片需要呈现全面、真实的中医!

5.突破

用纪录片的语言解读中医

与我以前拍的其他片子相比,《故宫》只是讲历史故事,讲人物情感,但是《千年国医》不仅仅只是讲故事和情感。我觉得这次可能的突破,也是最困难的地方,就是用纪录片和传媒的方式,用当代的语言去解读中医背后的原理,或者其实可以说这次的拍摄也是一次创新。现在很多人说不清楚的中医治疗的原理和逻辑,我希望通过我们的片子来让大家了解什么是真正的、靠谱的中医。比如说中医是怎么来的,我们希望从历史学的角度,从中国人经历疾病的发展中——中医是中国人一次次面对疾病灾难,为了解决种族的繁衍,家人族群的生存,面对疾病威胁,不断在创新发展的一门医学。

▲周兵导演团队作品集

《伤寒论》就是这样出世的,还有温病学派,金元四大家也是这样发展衍生的。中医界的人可能会忽略掉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人,答案很简单,为了生命,为了生存。在中国历史阶段发生朝代的更替中,社会动荡,战争,瘟疫,气候的变化会导致新的疾病的产生,或者大规模的疾病,伤害自己的家人,伤害自己的亲朋好友,医生就会想办法去治疗,有志气有勇气的人就冒出来,像王叔和、李东垣、吴又可等等;


第二,中医不变的是什么?不变的是其背后的原理。我一直在想什么是天人合一,所以在这里我会把“天”变成不是虚拟的知识,“天”代表着地球在宇宙中运行的规律,这种规律就是能量转化,能量转化带来了天气的变化和季节的变化,带来了人体生理和心理的变化,这种规律就是我理解的“天”。人的生理和心理的变化要契合这种“天”的变化,而医生是掌握了这种能量转化的公式或者参数,因为天气的变化影响地球上环境的变化,地理结构的变化,植被的变化,人的生活习惯的变化,饮食的变化。


人的生长周期,一生的生长周期,一天的生长周期,一年的生长周期,二十四个节气的周而复始,就是来自于一个中国人说的大宇宙和一个小宇宙,就是天文学的知识和人体的相互对应。还有就是东西南北中,也是因为大宇宙的变化带来的地球的变化,比如南北的差异,这也是一种“数学公式”。还有很多公式,人体结构公式,经络的,穴位的,气血的运行。天人感应、天人相参才可以天人合一!我还想从中国文献学的角度,从气候变化,从中国历史变迁的角度来解读中医!六年来感觉特别特别艰难!但是还是希望可以重新创新的用当代语言,解读中医,认识中国文化的奥妙!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