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夫人”到霸道女总裁,甘薇如何破解“同业竞争”?

2017-02-28 14:24 | 来源 娱乐资本论 | 作者 网编整理 | 责编:胡谢



从“冰雪薇甜”四美之一到《太子妃升职记》背后的乐漾影视创始人,甘薇的身份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她是乐视的“第一夫人”,但更是乐视在娱乐产业相关布局中的重要一环。乐漾承制的《太子妃》曾获得空前成功,这无疑给乐视网在网剧方面增光添彩,甚至,乐视网与国内娱乐明星们关系相当密切,甘薇在其中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与此同时,乐漾影视的异军突起,背后离不开甘薇老公贾跃亭的鼎力支持。


2天前,乐漾影视创始人甘薇高调宣布完成A轮融资,公司估值高达12亿。

 

然而,这次高调宣布,却引来了深交所对上市公司乐视网的问询函——监管部门质疑乐漾影视与乐视网存在同业竞争。一时间,不仅乐漾成为关注的焦点,乐漾创始人甘薇与乐视老板贾跃亭的夫妻关系也引发关注。

  

深交所的问询函之下,甘薇要如何解决既当总裁夫人,又当霸道女总裁带来的麻烦?

 

今日,乐漾影视对娱乐资本论表示,关于深交所问询一事,乐漾方面会有一个内部决定,之后会以官方形式公布。


总裁夫人甘薇“升职记”

 

曾经有媒体写过一篇比较有意思的文章,标题是《盘点:那些商界大哥背后的女人》。马云和张瑛,李彦宏和马东敏,潘石屹和张欣,黄光裕和杜鹃……身在商界,对于这些伉俪的佳话几乎可以张口就来,而乐视网创始人贾跃亭背后的女人就是甘薇。

 

甘薇曾经是“冰雪薇甜”这个限定组合的四美之一。从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到上市公司的老板娘,如今乐漾影视A轮融资成功,甘薇更是摇身一变成为“霸道总裁”,走出了一条与“冰雪薇甜”其他三美截然不同的路。

    


2006年,甘薇出演电视剧《约定》正式出道,这部总时长只有25分钟的手机电视剧由乐视传媒投资,乐视网联合创始人刘弘担任制片人,随后三年甘薇再无作品。直到2009年乐视投资的电影《机器侠》,甘薇又回到了大众视线,此后以一年一部作品的频率维持着曝光度。

 

根据公开资料,甘薇在从2006年出道到2013年,期间出演作品9部,其中6部都由乐视投资。虽然当时并未公开承认,但外界都默认了甘薇和贾跃亭的亲密关系。

 

2012年,甘薇首次担任制作人并参演了网剧《女人帮·妞儿》,或许甘薇当时就已经有了退居幕后的想法。次年,甘薇成立了乐雨薇璐电影人工作室。根据注册资料,这家公司的法人是乐视影业的CEO张昭。

 

2014年12月,甘薇远赴美国,生下一对双胞胎。此时,她与贾跃亭的夫妻关系也早已不是秘密。

 

一年之后,乐漾影视制作的首部网剧《太子妃升职记》走红网络,并为乐视网在短短一月内贡献了4000多万元的收入。从《太子妃升职记》开始,甘薇的身份就已经发生了质的改变。


过去她是贾跃亭呵护备至的娇妻,是微博上为乐视卖力宣传的总裁夫人,如今她是公司估值12亿的女总裁,是能为乐视带来营收的人。而相比其他视频网站,乐视和明星们的关系更为密切,这也和甘薇不无关系。

 

秦岚曾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们夫妻俩经常打电话交流,包括工作上的事情,她老公也会给她一些意见。也有朋友评价甘薇,这几年她一直没有放弃让自己成长,很多时候愿意帮贾跃亭去承担。

 

不过,鉴于乐视网和乐漾两家公司之间的关联关系,甘薇显得格外低调和谨慎,在中国企业家的一次专访中,甘薇曾经表示:“我先生不希望我的公司和他有太多交集,他说你愿意做就自己出去做,而不是在他的平台做,他对我要求非常严格。”

       

乐漾与乐视网,打断骨头连着筋。

 

2天前,一向低调的甘薇,在韩国高调宣布公司A轮融资成功,估值已达12亿,并宣布公司效仿乐视网全员持股。随后就引来深交所给乐视网的一纸问询函。

 

这份问询函中指出,乐漾影视主营业务为网络电视剧的制作与发行,与乐视网子公司花儿影视的主营业务相同或相近,因此与上市公司构成了同业竞争。为此,监管部门要求乐视网董事长贾跃亭与乐漾影视创始人甘薇及时整改。

 

简单点说,同业竞争指的是上市公司从事的业务,不得与其控股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所控制的其他企业业务相同或者相似。

 

类似于之前赵薇曾经打算通过龙薇传媒,斥资30.59亿入主上市公司万家文化,成为实际控制人,上交所也曾发出问询函,询问赵薇旗下的其他影视相关产业,是否会与万家文化的主营业务产生同业竞争,以及关联交易。

 

其实,乐视网参股乐视影业,同时控股花儿影视,而乐漾在股权上与这三家公司没有任何关系。但乐漾的创始人甘薇和上述三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贾跃亭是夫妻关系。深交所的问询函指向夫妻关联关系存在同业竞争的空间和可能性。

 

与此同时,我们发现,乐漾和乐视网之间,的确存在千丝万缕的利益关系。

 

成立以来,乐漾影视最广为人知的影视剧作品就是《太子妃升职记》。这部网剧全网总播放量达到了26亿次,为乐视吸引新增会员220万人,带来了4100万元收入。就在大家一致认为这部自制剧出自乐视网之手时,甘薇却对娱乐资本论表示,乐视网只是《太子妃》的版权方和出品方,乐漾影视才是该剧的承制方。

 

但是问题在于:乐视网旗下花儿影视的确在剧集市场颇有建树,乐视网的IP,立项之后交给谁来制作,不同的板块之间似乎会有一些竞争关系。

 

另一方面,乐视网给关联方乐漾影视的承制费是多少,定价是否公允等问题,这又牵涉到了关联交易,类似情况在乐视网与乐视影业之间也会存在,相对而言,关联交易的问题只要信息披露充分,定价公允,相对容易解决。

 

更重要的是,乐漾影视的确因其与乐视网的特殊关系,享受到了一定的红利。这家成立不到2年的公司,估值一举达到12亿元。有投资界人士认为,投资方所看重的,不仅是乐漾的制作能力,乐漾影视背后的平台资源同样非常稀缺。

 

公开资料显示,除了《太子妃》之外,乐漾影视还与乐视方面合作制作了网综《崔神驾到》和《奶奶说》,这两档节目同样是在乐视网上播出。

 

对于乐漾影视和乐视网的特殊关系,乐视视频总裁高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虽然绝大部分项目应该都会跟乐视合作,但从法律的角度来讲,乐漾影视是完全独立的,合作中会明算账。不过他也承认,相比于外部团队,乐漾影视获得乐视资源“成功率会更大一些”。

 

实际上,早在2016年8月就有乐视网的投资者注意到乐漾和乐视的同业竞争,而当时,乐视网对此回应称,乐漾影视是上市公司体系的组成部分,并不构成同业竞争。没想到,时隔几个月,乐漾高调宣布融资消息之后,还是遭遇了监管部门的问询。



乐漾影视与乐视影业在网剧领域的相互PK,

正是贾跃亭的布局?

 

事实上,乐漾影视不仅跟上市公司乐视网存在一定的同业竞争,这家公司与尚未装入乐视网上市公司的乐视影业,也同样有一些业务上的重合。

 

在乐视,内部人常常统一以“乐视影视会员”来称呼影业旗下制作网剧的子公司。相关人士表示:“公司经常在财务上用不同的主体,网剧这块出现过好几个公司,所以具体是哪个公司我也不太清楚。”

 

乐视影业方面对娱乐资本论表示,公司旗下有自己的自制剧部门,主要就是用自己的制作团队进行网络剧的前期开发。乐视网旗下的自制部门,主要以购买版权为主。乐漾的自制,主要是开发乐漾自己的IP,三家公司之间业务相互独立。

 

而花儿影视,主要围绕郑晓龙的团队来开发剧集,相对会更加独立一些。

 

在娱乐资本论看来,这样一系列的竞争关系,可能还是乐视网激活其内生动力的一个巧妙布局。

 

此外,面上并无业务来往的乐视影业和乐漾影视,在人事系统上似乎也会一些关联。娱乐资本论了解到,乐视影业有员工在办理入职时曾碰到乐漾影视的员工也在影业办理入职。

 

不管怎么说,除了乐视影业何时装入乐视网的困扰之外,如今,贾跃亭又多一个乐漾影视该怎么处理的问题。

 

外界认为,目前有三种方式可以解决乐漾的问题,即甘薇找人代持其手中的乐漾股份、乐视收购乐漾或者甘薇、贾跃亭离婚。

 


不过,在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尚未完成的情况下,将乐漾股份也注入上市公司的可行性并不大。甘薇、贾跃亭夫妇为了洗清同业竞争的嫌疑离婚,这种结局似乎又太过狗血。相比之下,股份转让,或者,代持,将是最为可能性最高的选项?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