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影十宗罪

2017-01-03 11:13 | 来源 制片人 | 作者 网编整理 | 责编:胡谢


一、急功近利


台湾导演李安:成长是很自然的事情。在中国这是一个新兴行业,一个黄金时代的开始。年轻人不要浮躁,学好基本功。编剧、故事处理、表演,每一个细节都要浸淫在里面。


我是36岁才开张,很晚熟的人。任何东西要感人、成立,本身有自然的力量。生长本身需要孕育的。我希望你们不要急功近利,这个花花世界很诱人,不是一蹴而就。现在医学那么发达,我们都活那么长,急什么呢?


现在市场好,大家想出头,给人家印象是在抢钱。过去港台都经过这个路子,抢明星抢题材恶性跟风,大家不要重蹈覆辙。




二、外行操控


香港导演杜琪峰:整个中国电影从初期走进商业时代,但是控制它的东西太多,困难重重。在创作时被束缚,在发行时要挣扎,很多时候结果和想象不一样。更离谱的是,烂片都可以收钱,而且收很多钱。认真工作的人真的伤心死了。这个生态是完全错误的。


因为主导性的东西太多,根本利益太集中在某些人身上。很多人都是看钱,不是看发展和未来,为了经济效益不顾一切,没有远见。观众不一定都懂得看电影,但是我相信观众不想看烂电影。中国现在根本是不懂电影的人在搞电影。他们只了解官场,或者商场,但不了解电影。


中国电影与西方比,从艺术和创意方面,差距很大。未来二三十年,我看不到希望。




三、价值扭曲


著名编剧芦苇: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进入价值观紊乱的时期,它所制造出来的一代人的价值观迷茫,已经呈现在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电影只是一个角落。电影里还能看到传统的价值观吗?没有了。英雄主义、爱情至上、诗意和浪漫都消失了,充斥着搞闹搞笑,完全为了感官刺激这个最低级的需求。


中国电影已经完全放弃了对于价值观的追问,成了一种软性毒品。High是有了,也有获得感观满足的,唯独没有感动、情怀和价值观。


电影有两重功能:娱乐和文化表达。娱乐已经畸形发展起来,非常庞大了,但是文化价值的追寻却萎缩了,这个不正常。


在各种各样的价值观里面,我觉得有一点始终可以依靠的——在学术上叫人本主义,在社会上叫人道主义,站在人性的立场,坚持人性的表达,这是我的底线,也是我对电影的一贯的基本之点。




四、天价明星


香港导演严浩:现在大陆的演员,随随便便一个小姑娘,可以拿一两千万的片酬。我们香港拍戏拍了那么多年,不要说片酬了,一个电影全部成本都没有两千万。两千万的电影是成龙那种电影,而且大概两千万都是他的,然后我们拍戏大概几百万就拍完了,你明白意思吗?


我们在学习好莱坞的思路,但好莱坞的演员费用只占整个制作费的四分之一,中国反了过来,大概四分之一是制作费,四分之三都是演员费。


香港从来没出现过这种现象,这是不可能的,没有人允许的。除了比如说成龙这种,但是有成龙的话,都已经有国际投资了。


我很高兴演员赚那么多钱。但是也希望投资人稍微也多一点钱给制作,给默默的工作人员,那就很公平了。




五、轻视内容


背景:不少电影开始在所谓的特技、视觉和营销上下功夫,却似乎都忘了——一部影片,投资不论大小,应以内容为王。


演员、导演徐峥:我认识《富春山居图》的导演,很不明白为什么他花那么多钱请了好莱坞团队,但不请好莱坞的编剧来写剧本。不分大片还是小片,在我看来只有好故事和烂故事,有烂剧本的大片,也有好故事的小片。我觉得一个小孩给同学送作业本的小故事也是一部惊心动魄的大片(阿巴斯《何处是我朋友的家》)。


六、不接地气


电影学者戴锦华:太多的国产电影悬浮于中国社会现实之上,完全不接地气;太多电影人已经太久没和中国社会的任何阶层发生互动了,没有生活的切身体会。他们所处的"电影国"相当封闭和稳定,这使他们难以分享社会任何阶层的日常生活、所思所感。


说到商业化,人们常常仰慕好莱坞,但大家没意识到,好莱坞的常胜因素也并非仅仅是资本、奇观或者明星,而是他们对社会生活,尤其是其变动的高度关注和敏感。比如他们近年来的B级片,会直接呈现金融海啸、失业、伊拉克创伤等等内容,在打开伤口同时,再以好莱坞特有的形式遮蔽或包裹起来。


当今中国的社会生活充满了戏剧性,中国电影人如果能真切地关注并体认社会生存状况,从中寻找故事,延展其讲述方式,那么,哪怕一位偶像、一群粉丝的电影也可能妙趣横生。




七、票房造假


背景:《叶问3》放映仅两天就因涉嫌票房造假被查,结果证实该片存在虚假排场7600余次、涉及票房3200万元。2015年度票房冠军《捉妖记》也被爆出"幽灵场" 、"十分钟场"等造假疑点。


知名评论人焦伟:追求高票房,频频"放卫星",不仅误导观众,而且容易产生"劣币驱逐良币"效应。一些质量不错、口碑较好的片子只因"措施"不到位就票房惨淡,而一些粗制滥造的所谓"影视佳作"却能大放光彩。长期如此,还有谁愿意沉下心来搞创造,还有谁愿意投资一部严肃的、需要付出很大努力的电影。


透过现象看本质,票房造假只是表象,其背后反映的是电影行业扭曲的价值取向,一切以票房为最高标准、一切以利益为最终追求的行为本质都是拜金主义。追求经济利益本身也无可厚非,但相关各方须明白,电影的商业价值必须建立在艺术价值之上,思想艺术是根,票房收入是叶,不能本末倒置。


八、山寨横行


背景:中国电影的模仿、跟风、抄袭现象近年来越加突出。在毫无建构性的批量复制拼贴中,消解了原作模本本身的价值和内涵,成为名副其实的山寨商品。尤以喜剧为甚。


著名编剧芦苇:中国的电影许多是模仿移植的,是"搬"过来的,换个名字、情节、人物就完了,包括几个卖得大火的电影都是模仿秀,你一看就是"克隆"过来的,名牌仿制品,就跟服装一样,山寨货,满大街都是。


著名制片人梁振华:依靠肢体搞笑、时髦流行语、古今穿越、低劣模仿和特效等来制造单纯廉价欢愉的喜剧电影,就其本身的形式和意义而言,虽然迎合了普通观众释放压力的心理欲求,但是因为电影本身内容的低俗混乱,使得观众在实现压力的宣泄后,并未得到意义的生成和重建。


九、综艺触电



背景:综艺大电影《爸爸去哪儿》和《奔跑吧兄弟》连创票房奇迹。但被多数业内人士斥为"怪胎"。后来效仿的多个综艺大电影也遭到失败。



著名导演冯小刚:"综艺电影"是电影的自杀。


美国综艺那么发达,但美国人不把它弄成电影。韩国综艺也很火爆,但要拍成电影,韩国电影公会集体抵制。为什么?因为他们都要保护电影。一部电影,5天或者10天拍完,挣好多个亿,让投资人心都乱了,他们只会去抢这种项目,不再有人去投那些需要耗费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才能完成的电影。这让电影人心都凉了,今后还会有人去好好的拍一部电影吗?这种钱,很畸形。


港台电影被黑社会统治的年代,也是十几天拍一部,也挣钱,但是后来呢?台湾电影死了,香港电影业衰落。这种野蛮地挣钱是对严肃电影的挑战和冒犯,对于导演来说没有技术含量,对于演员来说更谈不上演技,是丢分的,掉价的。




十、盗版猖獗




背景:台湾导演蔡明亮在网络上先后发现盗版商和资源党未经授权发布了他的作品下载链接。他决定与盗版发布者打一场"消耗战"。从7月底起至今,已在微博上写了十多封《对贼念经》及其他相关文字,表达抗议和不满。



台湾导演蔡明亮:我是非常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因为爱电影而做电影,我甚至在思考电影可以怎样更好地发展,培养更高素质的影迷,让社会价值观走向更正的方向上去。有人觉得被盗就是少赚一些钱,这不是赚钱的事,是生存。尤其是艺术片导演,被盗版商拦腰一斩就没了。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