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势力崛起,2016民营制作公司发展调研报告

2016-12-27 10:53 | 来源 广电独家 | 作者 冷成琳 | 责编:胡谢


近两年来,民营制作公司如雨后春笋般萌发并快速生长,无论在数量上还是在成长速度上都史无前例地呈现大爆发态势。节目制作公司、后期公司两支力量,一个打猎,一个织布,不断探索,不断超越


一、内容制作大军日益壮大,博弈格局微妙变化


1.新老公司竞相逐鹿,节目市场生气勃勃


除了以节目制作为主要业务的老牌传媒公司,如灿星制作、蓝色火焰、唯众传媒、世熙传媒、能量影视等,2015年以来,还涌现出一大批新生民营制作公司。


这其中,有体制内的制作人离职下海创办的公司,也有诞生于网络综艺爆发下的网生节目制作公司。这些新生的制作公司,面对内容市场却丝毫“不认生”,初生牛犊表现抢眼。


曾经作为湖南卫视八大金牌导演之一和深圳卫视副总监的易骅,于2015年1月创办了内容制作公司日月星光传媒,核心团队囊括了节目制作经验长达10年及以上的导演团队及后期团队、技术支持团队等。



2016年,迎着里约奥运会的契机,日月星光传媒推出了与江苏卫视联合出品的《非凡搭档》。11月,其首次尝试触网,与腾讯视频合作推出《看你往哪跑》。美食节目也是其重要的研发类型,与爱奇艺合作的甜品才艺真人秀《男子甜点俱乐部》预计于2017年播出。


凭借《爸爸去哪儿》一炮而红的谢涤葵,离开湖南卫视后,出任皙悦传媒CEO。成立于2014年的皙悦传媒已经参与制作的节目主要有《我们15个》《约吧!大明星》《我们战斗吧》《闪亮的爸爸》《荣誉之战》等,以操作户外真人秀为长。



皙悦传媒目前所接的项目基本以承制为主,也在研发、寻找一些好的项目,条件成熟时会考虑作为投资方介入。


《奔跑吧兄弟》第四季原总导演岑俊义于2016年4月成立了乐禧文化,公司核心制作人员约为20人。



《单身战争》是乐禧文化操盘的第一档综艺节目,节目把男女恋爱交友与生存游戏相结合,将于今年四季度在乐视视频独家播出。乐禧文化第一档卫视综艺节目《花样好友记》将于2017年落户东方卫视。


在2015年打造出《奇葩说》后,米未传媒这支由60后马东带领的90后团队一直没有停止自我超越的步伐。《奇葩说》第三季于5月21日收官,依然保持着高关注度。此外,在优酷上线的《黑白星球》《拜拜啦肉肉》继续探索网综新模式。米未传媒着力打造的“直播+点播”的“双播”模式节目《饭局的诱惑》取得了不错反响。


2.制作公司话语权扩大,版权问题成隐患


随着一批成熟的节目制作人离开电视平台、投身创业大潮,电视台自身的创作力量有所削弱;而激烈的竞争使得它们就像穿上了“红舞鞋”,已无法停止对优质内容的追逐;因此,成熟制作团队成为节目市场上的稀缺资源,早早就被各大卫视平台和视频网站“预定一空”。


“稀缺”使得优质节目制作公司在“甲方乙方”的博弈中掌握了主动,话语权逐渐提升。


事实上,这种变化早在2012年就已孕育萌芽。在次之前,制作公司与平台传统的合作模式是,电视台按照相对固定的预算采购社会制作公司的节目,制作公司根据预留成本和期望收益进行报价,赚取减去制作成本后的差价。


这种模式对于制作公司来说安全性高但回报率低,很难激发制作精品节目的积极性。资本这只“有形的手”促进了合作模式的演进。


2012年,灿星制作与浙江卫视合作的《中国好声音》第一季开辟了一种新的合作模式,共同投资、共同招商、共担风险、共享收益。灿星制作在节目制作过程中有资本注入的行为,并承担广告招商义务、参与广告分成。


这种合作模式等于提高了制作公司的合作门槛,要求其必须具备资源整合能力;与此同时,制作公司分摊了节目的风险,失去了传统模式下平台对公司的保障,但“高风险、高收益”的模式可以促使制作公司全力投入,保障节目的水准。这种合作模式目前已被大规模采用,尤其是在大体量的真人秀节目中。


随着对综艺节目强IP的争夺,内容制作方越来越有话语权,与资本、卫视平台的关系也不再是简单的依附,合作模式变得更加灵活多元。但制作公司对平台的依附减弱,拥有了更多自主权,加上IP的激烈竞争,节目的版权所属问题也面临着巨大的考验


如在今年最为抢眼的喜剧综艺领域,制作公司与卫视平台的矛盾已然公开化。手握多个喜剧综艺IP的欢乐传媒在与东方卫视联手打造两季《欢乐喜剧人》后,又与浙江卫视合作了《喜剧总动员》,两者颇高的相似程度无异于将东方与浙江两卫视拉上了PK台,构成了直接竞争关系。


而针对《欢乐喜剧人》这一IP,欢乐传媒和东方卫视也曾经爆发了一场火药味颇浓的口水战。未来,随着合作双方的力量继续此消彼长,版权隐患很有可能会逐渐放大。


3.分众市场尚为蓝海,衍生产业链开发前景可期


节目制作公司你追我赶、做大做强IP的意义在于,IP的衍生产业链充分开发后可以实现多渠道变现,事关公司的可持续发展。不少制作公司在内容开发之初就埋下伏笔,为衍生产业链预留下足够的空间和可能性。毕竟在内容PK的擂台上,IP才是拳头。


分众类生活方式节目是最有产业链开发前景的节目,包括时尚节目、美食节目、旅游节目、育儿节目等。


蓝色火焰2014年出品的《女神的新衣》成功将T2O的概念传播到业界,当年引发了业界不小的关注与探讨。2015年和2016年,该节目的第二季、第三季分别升级为《女神新装》和《我的新衣》,依旧将这种模式贯穿到底,证明了这种互动变现模式的空间和可能性。



美食节目领域,已行走过三季的《星厨驾到》走在了开发衍生产业链的排头。目前《星厨驾到》团队正在运作线上、线下两个品牌开发渠道:线下希望在京沪两地与有规划的餐饮企业合作,将星厨品牌以连锁餐厅方式“落地”;线上衍生出一款平台类APP。


米未传媒也在发展内容的上下游衍生业务。在米未传媒创立之初,马东就提出“互联网内容垂直生态系统”这一概念。目前其衍生业务包括:


通过《奇葩说》走红的数位网生艺人的经纪业务;在喜马拉雅FM推出教人说话的付费音频课程《好好说话》;因售卖脑洞大开的轻创意产品“粑粑瓜子”而一炮走红的米未小卖部等。


米未传媒依托内容制作优势,通过互联网平台完成了“内容生产—内容传播—用户沉淀—商业收获”生态闭环。


二、后期制作公司崛起


当前的内容市场上,综艺节目大片盛行,尤其是真人秀,前期摄制素材量庞大,而节目制作周期大大缩短,节目后期制作的重要性越来越突出。专注于综艺节目后期制作的公司,在这一两年时间里快速崛起。


(一)后期市场繁荣,后期公司逐渐成熟


当前活跃在节目内容市场上的后期制作公司,普遍只有二三岁,都是凭借卫视节目资源成长起来的。它们通过真人秀等大体量节目的锻炼,积累了经验、树立了口碑,并逐渐形成了各自的风格。



2016年,星驰传媒、千秋岁、幻维、BKW Studio等业内公认的实力后期团队,延续了综艺节目后期制作的实力,用经验取胜,瓜分了卫视平台综艺节目后期蛋糕的一多半。而随着网络综艺黄金时代的来临和直播综艺兴起,它们开始将后期业务延伸到网络综艺和直播综艺。


2015年,星驰传媒一举拿下了《奔跑吧兄弟》第二、三季,以及《爸爸去哪儿》(第三季)的后期制作。2016年,其后期创作的节目有《喜剧总动员》《我去上学了2》《旋风孝子》《二十四小时》,后期制作作品还包括《爸爸回来了》《我是演说家》《幸福账单》《造梦者》《中韩梦之队》《人生第一次》《两天一夜》《少林英雄》等。


千秋岁在创立后三年时间里,与一线卫视平台合作,接手了《挑战不可能》《最美和声》《跨界歌王》《传承者》《前往世界的尽头》《带着爸妈去旅行》《女神的新衣》《加油!向未来》等节目的后期制作,并承担了纯网综艺《拜托了冰箱》《喜剧者联盟》《High歌》的后期创作,其参与后期制作的综艺节目已近50档。


幻维的前身是上海文广局技术中心特技科,经历了从逐步市场化又重回体制怀抱的过程,目前其电视制作业务群涵盖了后期剪辑合成、数字特效、后期编剧、前期拍摄制片、演播室录制和转播车外录、摄影棚及舞美道具等,代表作品有《中国达人秀》、《中国好声音》(第一季)、《奔跑吧兄弟》(第一季)、《顶级厨师》、《极限挑战》、《花样姐姐》等。


BKW Studio几乎包揽了湖南卫视王牌节目的后期制作,如《我是歌手》《爸爸去哪儿》《花儿与少年》《全员加速中》《百变大咖秀》《快乐男声》等;2016年,BKW Studio和其他卫视也多有合作,如与浙江卫视合作的《王牌对王牌》、《挑战者联盟》(第二季),与江苏卫视合作的《非凡搭档》等。此外,其还与深圳卫视合作过《极速前进》,与湖北卫视合作过《我为喜剧狂》等。


此外,成长性较强的后期制作团队如轩歌传媒、景晰智作、深井文化、兄弟连等也在市场中站稳了脚跟。


景晰智作在过去两年先后参与了江苏卫视《最强大脑》(第二季)、《明星到我家》、《原来是你》,以及央视《2016央视网络春晚》、百度《The Big Talk》等节目的制作,并与芒果TV先后合作了《完美假期》(第一、二季)、《明星大侦探》以及《爸爸去哪儿》(第四季)。


深井文化与湖南卫视、江苏卫视、重庆卫视等卫视平台建立了合作关系,先后为《一年级》《奇妙的朋友》《我们相爱吧》《女婿上门了》《燃烧吧少年》《超级战队》《花样年华》《中国超模》《星剧社》等热门综艺节目进行后期制作。


轩歌传媒参与制作的作品主要有《梦想星搭档》(第二季)、《为您喝彩》、《挑战者联盟》(第一季)、《嘿大兄弟》、《幸福账单》、《奶奶说》、《约吧大明星》、《茜你一顿饭》、《偶滴歌神啊》(第三季)等。


兄弟连的后期作品主要有《爸爸回来了》《人生第一次》《掌声响起来》《奇葩说》《巅峰拍档》《奇迹梦工厂》《赢在中国》《两天一夜》《星球大战》《国色天香》《姐姐好饿》《透鲜滴星期天》等。


(二)后期创作价值突显,电视、网络两手抓


随着综艺节目水准的提高,对后期制作的要求不再是简单停留在剪长度、整理逻辑这些初级工作,后期制作不再是镜头衔接、特效制作、后期声音等以技术性修饰为主的“剪刀手”,而是在花字、特效、剪辑手法等方面进行二次创作,仔细打磨。后期的重要性越来越高、价值越来越大。


目前这些活跃的后期制作公司规模都不大,一般团队人数小至二三十人,多至100人或以上,多实行项目制进行管理,“90后”班底成为标配。他们思维活跃、有创造力,更能准确把握和引领观众的欣赏口味。


网络综艺的爆发和直播综艺兴起,使得后期制作公司纷纷“触网”。2016年,多家后期制作公司开始涉足网络综艺的后期制作。


千秋岁参与了纯网综艺《拜托了冰箱》《喜剧者联盟》《High歌》的后期创作;

轩歌传媒先后担任爱奇艺《偶滴歌神啊》(第三季)、乐视视频《奶奶说》、腾讯视频《约吧大明星》的后期制作;

深井文化与爱奇艺合作为其自制的歌唱选秀节目《十三亿分贝》进行了后期制作;

小S首秀的《姐姐好饿》由兄弟连担纲后期制作。


(三)后期向前期渗透,节目制作添新军


后期制作公司在后期推导前期的实践中,增强了自身对节目前期制作的把握能力,不少团队开始将后期制作向前期策划延伸。


星驰传媒的整体业务板块已经开始向前期倾斜:在后期120人的基础上,前期也有了40人的配置。目前其自主研发的两档节目已正在推进,其中一档样片已经拍摄完成,准备登陆一线卫视。


幻维在三年前便建立了前期策划和执行团队,并不希望做成“小而全”,幻维的优势方向是“大而精”,未来将以更加积极姿态去对接服务产业链中的其他部分。


BKW Studio于今年9月份获得合一资本的A轮投资,用于开发原创内容,接下来除了继续做好后期剪辑的工作,还会创作一些创意视觉概念产品,自主研发和制作一些影视作品。


大浪淘沙,虽然现在后期制作公司仍在不停出现,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能力弱的公司和团队会逐渐解散。经过市场整合,最终会剩下几家大的后期制作公司总揽行业内的大部分业务。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