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传基:中国没有一个真正懂行的制片人了!

2016-12-18 16:04 | 来源 中外艺术 | 作者 艺君 | 责编:胡谢


记者:您劝过张艺谋不要当导演,是不是觉得他的才华主要在摄影方面?

  周传基:一般来说,摄影师不适合当导演,因为摄影师的思维方式是局部的,他考虑的是每一个镜头,还有适应不同风格导演的要求;导演、剪辑师侧重于考虑结构,所以剪辑师当导演是比较多的,也比较容易成功。摄影师当导演一般都是不成功的。

  我是研究电影史的,电影史上的名摄影师,都导演过影片,可是很少人知道这些影片。我认为如果张艺谋当摄影师的话,能更好发挥自己的才能。不过这个我就没有办法用事实来证明了。

记者:您的学生里,张艺谋和陈凯歌是比较有成就的,您认为他们是电影大师吗?


周传基:我曾经说过一句话,“As you are not a master, don’t try to be a master”,我这句话是泛指的,对任何学生,我都说这句话。大师不是装出来的,装出来的都不是大师,以大师自居的人也不是大师。你看他们最近拍的这几部影片,够大师水平么?我不过分责怪他们,首先,我认为他们不是电影学院培养出来的,是他们靠自己奋发图强,再加上碰上了一个千年不遇的时代,才有今天。道理很简单,如果是电影学院能培养出来的,那么为什么现在后继无人?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么?我不相信我们现在的培养方式能培养出人才来,没把他们毁掉就是万幸。

记者:您还记得您是怎么给他们上课的吗?哪些学生您认为是比较有潜质的?

  周传基:除了给他们上电影声音课外,我当时还做了一个个人认为比较重要的工作,我给全校师生介绍了大量的国外电影创作理论,郑雪莱在90年代初发表在《电影艺术》杂志上的文章说,中国电影理论就是被像我这样不搞闭关自守的人搞乱的。现在我又把这篇译文找了出来,登载在我的个人网站(www.zhouchuanji.com)上,大家可以去读一下,研究一下它对中国电影理论的发展起了什么样不好的作用。

  至于我的学生里哪些是有潜能的,这就不太好说了。1990年代,英国BBC采访我时也问过类似的问题,我也没有回答他们。


记者:陈凯歌、张艺谋在学校时,您对他们有什么印象?

  周传基:最初对张艺谋一点印象都没有,他不说话的。和凯歌在学校时就经常来往,我跟他爸爸挺熟。

记者:您看过《无极》吗?有什么评论?

  周传基 :没有看过。自《霸王别姬》后,我绝对不再看他的影片。

记者:能否评价一下《霸王别姬》?

  周传基:当时他正处于一个转换过程,但是我认为不是往好里转。张艺谋的《秋菊打官司》以后,我也不再看他的片子了,《英雄》和《十面埋伏》要不是叫唤成那个样子,我也不会去看的。不过看是看了,没有花钱。

记者:您觉得失望?

  周传基:预料之中。何必呢,把自己交给这么一个制片人,给你瞎折腾。我曾经警告过凯歌,注意你的制片人,你要注意他会把你的声誉给搞坏。我觉得这些制片人,没一个好的,没有一个懂行的,中国没有一个正经的、正派的制片人。

记者:您认为现在中国有好导演吗?

  周传基:我担心有好导演也给毁了。环境就不正常。我们现在是商业起作用吗?不是,是关系起作用!好莱坞是发财,但却是正儿八经的商品经济。我们发的是横财。

记者:所谓的“第六代”,您能否评价一下他们的优点和缺陷?


  周传基:他们都太个人化了。个人化是可以的,但是如果我做厂长的话,绝对不允许他们拍这种个人化的东西。不赚钱。现在电影发行已经走商业渠道了,太个人化,就不可能大众化。说老实话,他们也没怎么学会拍电影。比如王小帅,是很有想法,但他的片子还是很容易看出毛病来。对话太多,运动横移多,纵深少。

  周传基:如果我只给大班授课,准能挣钱,只凭我的名气就行。但是后来我发现自己退休前教过的6万人,完全无效,到最后我才明白,只能一对一地教。每个学生的作业,我都看,不对的,拿回去改,每个都是这样。有的学生一个作业要改20多遍。这么下来,一年我顶多能教十几个学生。

  现在有个说法叫教育产业化,馊主意!重庆邮电学院下个新学年要招6个编导班,收那么多人干什么?你有那个师资,有那个设备吗?成都理工大学,我听说光是影视相关专业的在校生就有7000人,他们学院领导还希望明年或后年达到1万。干嘛呀?这不是办教育,这是毁教育。有些学校请我讲课,都是二年级的学生了,连摄影机都没有用过,问学校,学校说没有。后来我又去给他们上课,还是没有。我火了,告诉他们,没摄影机我不教,这才勉强买了两台。现在的DV很便宜,连我都买得起,我个人都可以提供给来我这里的学生DV和剪接设备。

  有时候,忍不住要发火,要批评,越老越是这样。现在看来郑洞天说的那句话对极了。他说,“周老师,我觉得你像堂吉诃德,你向风车进攻,当你攻下了一个风车,你不知道你后面又出现了两个风车。”

   我活到这把年纪了,没有任何负担,也不用养家,只要饿不死就行。我的愿望就一点,中国能真正拥有全世界都承认的民族电影风格。现在全世界承认日本有他的民族电影风格,连好莱坞都反过来学习他们。我们倒好,跑去学好莱坞,这么说来我们是好莱坞的干儿子,可是人家好莱坞又去学日本,那我们不就成了日本的干孙子了?!丢脸丢透了!我憋气啊,我都七八十的人了。有一次碰到一个40多岁的美国教授,他说,“你们中国有五千年的文化,为什么没有自己的民族风格,学我们好莱坞,好莱坞哪有什么文化呀!”我真想找地缝钻啊。


记者:您怎么看大家最近常说的“周传基一家之言”?

  周传基:艺术创作的成功与失败是正常的,但是如果路子走错了,那就注定要失败。我们现在的问题,是不研究电影是什么,不知道电影规律,不知道电影原理,怎么能拍出好电影?有人很推崇好莱坞电影,可是好莱坞影片的拍法都符合电影规律,为什么不跟人学这个?

  有些理论家认为:电影就是故事片,故事片就是艺术,而这个艺术跟传统艺术是没有差别的。他们错就错在不肯从电影的原理入手来研究电影。好像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在教电影原理了,那些理论家,把这种现象说成是“周传基一家之言”,这就奇怪了,这原理不是我发明的,怎么会成了“周传基一家之言”了?

  我至少接触过50多个国家的电影学院的院长,有意了解他们的教学,这样做一方面是想改进我自己的教学,另一方面要证明,我教的不是“一家之言”。后来我了解到,人家的电影学院是教学生怎样拍电影,而我们的电影学院是教学生怎样在电影里搞文学。这简直是荒唐可笑,文学是看不见听不见的,电影是看得见听得见的,两者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现在中国几乎所有的电影学院都教“综合艺术论”,这个综合艺术论是中国独有的,外国人根本不懂什么叫“综合艺术论”。90年代美国加州大学电影学院的院长,曾经几次到中国来讲学,有一次他问我,“中国的电影理论是什么?”我跟他说,是“电影综合艺术论”,他不懂,没听说过。我进一步解释,就是电影有文学的属性,有戏剧的属性,有音乐的属性,有绘画的属性,所以,电影是一门综合艺术。这位老兄倒是蛮聪明的,他一听马上就明白了,他回答,“Oh!You put everything into film,and cinema is not cinema。”这句话非常精辟!他的意思就是说:你们中国人在电影里什么都研究了,就是不研究电影本身。

我要评论